十二月二十四日是平安夜,本應放鬆心情度佳節,我們卻在忙著搶救一名受槍傷的少年:一顆子彈在他體內製造出八個小洞,令人心驚肉跳。 小鎮蒂默加拉的槍支管理比較鬆懈,鄰里之間時常因糾紛發生暴力衝突。在此地,槍傷並不算新鮮事。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剛做完兩台剖腹產手術,還沒來得及擦汗,就接到急診室的電話,一名十五歲少年受槍傷,需要麻醉科醫生會診。 我匆匆趕到急診室,少年正躺在病床上不停呻吟。他面色蒼白、頭冒冷汗,左下腹有個硬幣大小的彈孔,周圍皮膚明顯被灼傷。子彈穿過他的腹腔,停留在右側臀部的肌肉裏,能透過皮膚觸摸到。到此時,他受傷已有兩個小時,血壓降得極低,心率卻很快,十分危急。 我們在蒂默加拉的醫療設備比較簡單,少年如留在此地治療,風險很大。但若轉診到白沙瓦教學醫院,車程需四小時以上,風險更大。和來自莫爾達瓦的外科醫生商量後,我們決定冒險在此地手術,儘快地和死神賽跑。 開始手術時,少年已處於失血性休克狀態,我們立即給他輸血、麻醉、上呼吸機,血壓略有回升,心率也開始下降。我正暗自慶倖他過了術前準備這一關卡,不料生命監護儀上的心率滴答聲突然減慢,心電圖上的心率也不停下降。 不好!我一邊大叫「心臟要停跳了!」,一邊給他注射急救藥物,眼睛牢牢盯著心電圖。完了,停了!我不死心,繼續給他做心外按壓,又注射了一些急救藥品。五分鐘後,他的心跳居然回來了! 情況穩定後,外科醫生緊急消毒皮膚,開始做手術取子彈。手術中我們發現,這個子彈進入體內後,沒有直線前進,而是在體內翻轉,連續在腹壁、小動脈、小腸、結腸等部位穿了八個洞。難怪他的情況那麼惡劣。 經過七個多小時的手術,終於處理好少年的傷勢,為他輸血二千二百毫升、補液四千毫升。手術後不久,少年蘇醒,順利拔出氣管導管。按我們中國人的說法,這個孩子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終於回來了。只是要完全康復,他還需要很多術後治療。 張定宇醫生 寫於巴基斯坦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