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其他方言裡,有沒有「撑(讀第三聲)」這個說法;在武漢方言裡,是用力壓住的意思。在武漢工作時,臨床麻醉中,有時會碰到病人在蘇醒時出現躁 動,常需其他醫務人員「撑住」病人躁動的肢體,免得病人摔下手術臺,或打到東西、傷害到自己,同行將此戲稱爲「撑麻」。在巴基斯坦,我做了一回真正的「撑麻」撑住病人做麻醉。 無國界醫生在蒂默加拉地區醫院主要負責免費治療急診和危重病人。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剛做完一台手術,就接到電話,一位來自日本的産科醫生說,有一名妊娠子癇病人要急診剖腹産,讓我做好麻醉。我連忙問,病人是否抽筋和驚厥,答覆是沒有,但很不安靜。 不一會兒孕婦送來了,我們將孕婦轉移到手術臺上,其間她一直扭動。我暗自慶幸現場的四個護士全是身材魁梧的小夥子,否則肯定控制不住她。 這名孕婦二十五歲,躺在手術台上,她仍在劇烈抽搐和扭動,我們找不到機會爲她量血壓,更不用說測心率、靜脉輸液。眼見她動作越來越猛,我們五個人站好 位置,一起沖上前按住她,另一人立刻上前給她注射輕量鎮靜劑,讓她的抽搐和扭動略爲减輕。然後及時給她檢測血壓和心率,再進一步輸液、麻醉和上呼吸機,婦産科醫生接著消毒、手術,我則負責降血壓和抗驚厥治療。在這種緊張但有條不紊的配合下,手術總算順利完成,母子平安。 當晚總結工作時,我突然想到,幾個人按住(撑住)病人做麻醉,這不是真正的「撑麻」嗎?不過,日常工作中,沒有測量血壓、心率等生命體征數據,直接給病人「撑麻」,不是正常的醫療程序。可在這種緊急情况下,如固守程序,等聽清楚血壓、心率,病人說不定已抽搐抽死了。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原則是不傷害病人。在這邊資源匱乏,常需面對「非一般」情况,很多簡單的事情變得複雜多變,在危急且別無他法的情况下,常常需要短時間內權衡利弊輕重,作出對病人傷害最小的决定,盡可能挽救病人生命。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