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與中國時差三小時,在異國他鄉,我過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中國年。 除夕凌晨:接連接生三名嬰兒 二月二日淩晨二時四十三分,我被一陣電話鈴聲喚醒,是比利時助産士安(Ann),說是有産婦子宮破裂出血,需緊急搶救。

Photo source: ZHANG Ding Yu張定宇與另一位來自中國的志願人員屠錚在巴基斯坦相遇,互祝春節快樂!

我忙穿衣出門,寒氣撲面而來,不由打了個冷戰,頓時更覺清醒。在這邊常遇到緊急手術,早已習慣從睡眠狀態迅速「切換」到手術狀態。匆匆趕到手術室,與來自西班牙的婦産科醫生派翠西亞(Patricia)交流情况:産婦血壓暫時穩定,心率很快,「還有一個『肩先露』的産婦也急等手術,胎兒一隻手已掉出産道,剛推回去。」 我很快做好麻醉,穩定病人血液循環。派翠西亞不愧是每年接生超過一萬五千0例醫院的資深醫生,不到三十分鐘,剖腹産加子宮修補完成,接生出一個粉嘟嘟的男嬰。衛生員快速清潔手術室,第二台剖腹産病人轉到手術台,因爲胎兒手掉出過産道,派翠西亞希望我能給産婦側臥位做腰麻(這其實是我們中國麻醉醫生的强項,相反地,我們從來不做坐位腰麻)。麻醉完成,快速輸液,派翠西亞手術,這次更快,二十多分鐘完成。 看看表,四時十五分,想著還有時間眯一會兒。換下工作服,剛要出手術室,派翠西亞又從婦産科打來電話:又有一位産婦胎盤早剝、出血,要緊急剖腹産。接著幹活吧!輸液、給氧、麻醉,手術……胎兒終於出來了,卻沒有心跳,大家又忙著搶救,心臟按壓、吸引、氣管插管、給氧,一陣忙碌後,手術室裡又響起了嬰兒的哭泣聲,猶如天籟。我覺得,這就是對我們工作的最好報答。 大年初一:教巴基斯坦人說「恭喜發財」 根據「無國界醫生」伊斯蘭堡辦事處的安排,第二天大年初一,我到伊斯蘭堡過周末,也算是對我過春節的祝賀。 車行兩小時,在達格(Dargai)遇見了屠錚。她可是中國內地首個「無國界醫生」啊,我忙喊她合影。真難想像,這個看起來文弱的女子,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婦産科副主任醫師,也曾多次在艱苦之地行醫。新春佳節,他鄉遇同胞,我們聊了好一會兒。在巴基斯坦的「無國界醫生」裡,沒有其他中國志願者,當地也沒有過春節的氣氛,一切都和平時一樣。得知今天是中國人的春節,不少人感到好奇,繼而會和我說「新年快樂」,我告訴他們,這一天中國人碰面後,常說「恭喜發財」。他們學了好半天,發音仍感覺很困難。 志願者有很多年輕人,大家决定攀登伊斯蘭堡北面的馬爾格拉山。伊斯蘭堡建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在一片森林之中新建的城市,有「花園城市」之稱,保留了很多原生態的樹林,因此站在馬爾格拉山的觀景台上俯瞰伊斯蘭堡,聽說可見三分建築七分綠樹。一路行來全是碎石小路,大家爬山速度很快,我也不含糊,花了一小時三十五分到達終點,感覺狀態還不錯。 他鄉遇同胞,在達格和屠錚同賀新春。 除夕夜:做中國菜給大家吃 平日在家我常下厨露兩手,爲慶祝除夕,我决定晚上做兩道中國菜,給異國同事們嘗嘗。這裡有生薑、大蒜頭、辣椒、醬油等,我决定做胡蘿蔔燒牛肉和酸辣包菜。派翠西亞和安用紙給我做了個厨師帽,上面寫著「Professor Zhang,Cook of the Year!」和「Happy Chinese New Year!」。 熱騰騰的中式胡蘿蔔燒牛肉和酸辣包菜上桌後廣受好評,大家邊吃邊交口稱贊:「好吃!」還有人提要求:「什麽時候再給我們做一次?」 晚上八時,上網聯繫到家人,和母親、妻子、孩子說了幾句話,互表祝賀,也聽聽他們轉述的春晚節目。離家快兩個月了,尤其想念他們。 戴著大家爲我特製的帽子下廚做中國菜。 除夕中午,理髮師來醫院給我們理髮。根據規定,我們不能隨便外出,只能將理髮師請進來。 去達格的路上,路邊有人賣橙子,紅紅一片,很喜慶,下車買了一袋。 臨近除夕這幾天,周圍地區在下雪,從駐地平台上能看到遠處的雪山,風景很美,我和同事們紛紛合影。

回應 (1)

  • anon

    你们的奉献让我觉得中国真的是有希望...

    2 月 21,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