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六日,讓人高興的一天,因為安全形勢有所好轉和行政審批手續的完備,我被應許飛往下一個城市埃爾法舍爾(El Fasher),然後二十八日乘坐聯合國組織下的直升飛機奔赴項目地。考慮到安全因素,我們一般都是乘坐聯合國組織下的人道救援航班。埃爾法舍爾是北達爾富爾州的行政首府,距首都喀土穆大概兩個半小時的飛機行程。整個飛行過程幾乎全部是在沙漠上空,到達埃爾法舍爾後,我真的第一次感覺到了「動亂」這個詞。機場、市場、大街上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政府軍,坐滿士兵並且裝備重型機槍的軍車橫衝直撞的行駛在各條街道,而且到處都是帶槍閒逛的士兵。到達辦公室和住處後也感覺到了一點緊張︰到處都是沙袋!!以防意外的武裝衝突。因為安全因素,這個城市在晚上十時後實行宵禁。

Photo source: Gary ZENG

二十八號一大早,我、我的技術支援負責人和我的助理一行三人乘坐直升飛機,經過四十分鐘飛行終於到達了嚮往已久的目的地──Kaguro City。其實這裡不是什麼城市,和國內相比就是一個生產小隊,甚至可能還要小一些,常駐人口不到四百人。但因為我們組織在這裡援建了一座很大的醫院,同時也修建了辦事處和生活區,所以大家都戲稱這裡是一座城市。因為我到來的這個季節正是這裡的雨季,整個地方都是綠油油的,很美麗的地方!有高山、有河流。 因為安全因素,這個項目大概有四個月左右沒有國際志願人員,前期同事也都是匆忙撤離而去,所有工作都是靠當地員工勉強維持著。但因為教育和歷史背景的不同,很多稍微困難的問題他們沒有能力解決,所以他們很期待我們回來。 在機場我們受到了熱烈的接待。我們先後到辦事處和生活區看了看,然後到醫院去瞭解情況。當晚我們和我的第二個助手商量第二天的具體安排,因為團隊還沒有完全到來,所以我們必須要先回埃爾法舍爾與整個團隊會和後才真正的來項目地駐地工作。時間很是緊張!我們決定第二天去聯合國維和部隊營地去瞭解我們車輛的狀況(因為前期團隊緊急撤離時,為了安全,我們把兩輛車暫時停放在那裡),因為現在是雨季,所以交通工具的狀況對我們以後的所有工作都至關重要。 這一天讓我知道了什麼是非洲的雨季!!在這裡根本沒有路可言,幾乎每一次外出都是自己開路,順著河道走。這裡的河道叫Wadi,在去的路上沒有問題,但在回來出發前,大概下了一個小時的大雨。當我們回來時,同一條河道沒有辦法通過,雨水大概漲了一米半左右。我們只有停下來等待雨水的消退。非洲就是這樣,雨水來的快去的更快。等了半個小時,雨水退了下去,我們才開始我們的行程。可是在離營地還有兩分鐘的地方,我們被陷住了。我們全部下車想辦法,最後在我們全身稀泥的代價下終於把車給弄出來了。我們的司機更是變成了泥人!我告訴他們,我們正式回來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修這段路,絕不讓這樣的事情再次在我工作的時候發生。當晚我們在Tukul裡蜷縮了一晚,非洲的夜裡很安靜,天空很漂亮。 第二天一早,我們乘坐飛機回到埃爾法舍爾,等待團隊的其他成員。很是期待快點回到項目地,開始我們的工作。
分類: 

回應 (2)

  • anon

    你好!我在旅游卫视的行者上知道你目前在为无国界医生这个组织服务,很佩服你!07年的时候无国界医生在广州有个照片展览,我去参观了,当时就很佩服他们且有意加入他们的行列。我08年医学硕士毕业后现在广东一家医院工作至今,曾有想过递交申请参与前线工作,但我发现门槛越来越高,现在需要进修热带病学,我希望尽快努力完善自身的条件达到要求后再参与。人的一生有很多责任,其中包括社会责任,与其每天过着安逸而枯燥的生活,不如,尽自己的责任和努力帮助有需要的人!好好照顾自己!问候陈慧中医生,作为女性,我也很佩服她的勇气!

    7 月 17, 2011
  • anon

    楼上的,羡慕你哦~~~我不是医生专业,我就是一银行小职员。。。。。伤心死了,我想参加,人家可得要我呀

    8 月 15,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