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應該是居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之一。但在社會不穩定和經濟極端落後的環境裡,人們只有默默祈禱上天的厚愛和保佑。達爾富爾--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而且還伴隨動亂和衝突,完全可以想像當地人們的生活和醫療條件。而我們--就是為了提供最最基本的生存保障待遇--醫療援助!

© Gary ZENG

我們在這裡修建了一個很大的醫院,能夠為附近將近五萬居民(約三十個村莊)提供最基本的醫療護理。其實,這裡以前只是我們其他項目的一個分支診所,隨著客觀條件的變化,我們認識到我們可以做的更多更好,於是有了今天的這個醫院。醫院總共有將近三百個床位,手術室、產房、藥房、隔離室、消毒室、試驗室、門診、疫苗中心、冷庫等等都具備,當然因為客觀條件的限制,很多功能不能夠完全發揮出來。但這裡卻是絕大多數人的唯一希望和寄託。因為文化、教育和生活水準的差異,病人絕大多數都是婦女和小孩;病例以皮膚病、婦科病、外傷、營養不良、生產、意外受傷等等。 我深深的記得一個讓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忘記的病案:那是一個天氣很好的下午,醫院準備下班休息了,我們的流動醫療小組正迎著夕陽的餘輝在沙塵裡飛奔,車裡坐著一對夫婦,男人胸懷裡抱著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包裹」,女人低低的頭在這個炎熱的天氣裡向我們顯示了一絲涼意。沒有人意識到「包裹」裡是什麼,直到到達醫院病房裡。在醫生的保護下,慢慢的打開了嚴實的一層一層的布,隨之散發的令人噁心、簡直無法忍受的氣味,讓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驚呆了。發生了什麼?是什麼病?怎麼會這樣?從在場的醫護人員臉上,只能讀到這樣的問題。 經過十多分鐘、三次換人,最後這個裹布完全打開,所有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裹布裡是一個嬰兒,大概一歲半,頭頂受重傷,一條大約長十厘米、寬四厘米的傷口,傷口非常嚴重感染,在傷口裡肉眼可以清楚的看見很多蛆蟲,噁心的臭味就從傷口散發出來,整個醫院都能夠聞到。後來在全體醫護人員的共同努力下,用了將近兩個小時,把傷口清洗、消毒、包紮、護理,光是消毒液就用了將近五公升。 從伴隨小孩來醫院的夫婦臉上,我們能看到的只是感激。他們完全不知道小孩有多麼危險。後來經過翻譯的協助,我們知道了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小孩的母親在她剛剛把這個小生命帶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因病去世,父親在這樣的打擊下也變得精神恍惚,家人沒有能力來照顧這個小孩。伴隨他來醫院的夫婦是這個小孩的叔叔和阿姨。 大概一個月前,家人要去地裡種莊稼,就把小孩一個人放在家裡讓大一點的哥哥姐姐照顧,不幸的是小孩被家裡的火炭給燙傷了頭部(當地人的家裡沒有我們所謂的廚房,三塊石頭放到一起,什麼地方都可以煮飯)。全家人都以為只是一點小傷,就只是採用傳統的巫術給小孩弄弄,就一直這樣待在家裡。如果不是我們流動醫療小隊到那裡宣傳,恐怕醫院外的小山腳下那個擁擠的墳場又會多一個新的墳頭。但因為我們的一點點用心,世界確多了很多微笑和快樂。 我們在實施具體醫療救護的同時也注入了大量的心血來提高他們對疾病的認識、對生活的嚮往。我們組成了專門的宣傳小組,在醫院、在村莊、在學校、在診所、在市場隨時隨地的給他們提供、普及醫療知識。當然緊急醫療救援是我們必要的服務之一。但因為地理和安全因素制約,我們不可能與大城市的救護車服務相比,但我們都是想方設法的幫助病人。 在項目裡,我們是每周五休息,但對我們來說,周五也是急救日。很多過周五我們都是在急救活動中忙碌過來的:孕婦生產、意外受傷、突發病例等等……我們從接到求救資訊,整個團隊都分配合十分默契:核對確認資訊、安全級別、通信設備檢查、車和人員配備、物資準備、備用方案……整個準備時間不會超過十五分鐘,這都是我們整個團隊無數次的預演和總結而來的。 我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這個世界能多一點歡笑、多一點幸福!
分類: 

回應 (2)

  • anon

    盼望你們所做的都能祝福他們,給他們帶來健康快樂!

    3 月 02, 2011
  • anon

    很專業的團隊! 願神保守你們的援助工作順利, 能為災民給予及時的幫助, 真是無價的祝福. 我會繼續為你們的工作祈禱!

    3 月 31,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