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很多蟲子,會飛的,不會飛的,灰色的,黑色的,五彩斑斕的,大的,小的,成群結夥的,落單的,很多條腿的,沒有腿的,總之,在你想像之內的和想像之外的,這裡都有。 有天晚上下完雨,就有成群的飛蛾「撲火」,撲的當然是外面的燈了,燈底下的我們剛剛享用完晚餐,平常還能聊聊天,不著急各回各屋,可是那天只有抱著腦袋落荒而逃的份兒,因為撲火的飛蛾被燈泡燙的半死,像下小雨一樣傾瀉下來,連我這種耐受力超強的人都有點心裡麻酥酥的了。我們關掉所有的燈,企盼著這些傢伙能找到別的地方繼續送命活動,第二天早上起來一看,天啊,滿桌滿地密密麻麻的屍體,關鍵這些屍體還在蠕動……

Photo source: AN Na

因為成群結隊的螞蟻正忙著收穫食物呢。 噁心吧?呵呵! 再說件更噁心的,今天我們這來了兩個新人,來自比利時的新護士和來自南非的新醫生,我們繼續吃晚飯和聊天的活動,然後這位護士問我:這裡洗完衣服給熨吧?我說:是啊,為什麼這麼問?說實話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想過為什麼要熨衣服這個問題,本來就是無所謂的事啊,結果,下面的回答讓我汗毛直立了至少三分鐘。 護士說:「因為這裡水裡有一種寄生蟲,用水洗衣服的時候有可能沾到它的卵,如果不經高溫熨燙衣服的話,你穿上衣服,卵就會鑽進你的皮膚,然後蟲子就會在你的皮下組織中快樂的生活了……」 治療方法麼,切開皮膚,把蟲子搞出來,over。 我立即鬱悶了,因為在剛到這裡的第三天,我性急的把洗乾淨但沒熨過的衣服從洗衣盆裡扒拉出來,直接穿上了…… 護士安慰我說,沒關係,都兩周了,看來你沒被感染上,唉,這就是個概率問題,這裡的感染率沒那麼高呢,而且就算是感染了,切出來就好啦,沒有後遺症的…… 我說︰「這都是誰告訴你的阿,我怎麼不知道?」 護士說:「項目總管(就是項目的總負責人),他說他老婆今年就被感染了,把蟲子切出來就沒事了……」 我再也不著急穿乾淨衣服了……
安娜,來自中國的婦產科醫生,二零一一年遠赴塞拉里昂,首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

回應 (3)

  • anon

    You must be careful

    五月 13, 2011
  • anon

    好像是人皮蝇,的确蛮恐怖的,您多保重!

    五月 09, 2011
  • anon

    It is not so 'bad'. I had 2 of them during my time in Sierra Leone - cut it out and it'd be fine. Not the end of the day, but it was very annoying so better avoid it. I wish I had not gotten them ... GOOD LUCK!

    五月 10,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