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夜晚並不炎熱,而是非常涼爽而舒服,如果夜裡下了雨,甚至會感受到一絲寒意。天空即使到了晚上,依然藍得透明,點點繁星點綴其上,耳畔邊只聽得蟋蟀鳴叫,風聲瑟瑟,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Photo source: AN Na

夜涼如水,我站在房前,盡情享受著寧靜而溫馨的時光,要知道,剛剛度過的白天,是熱得讓我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早上七點半,當我出發去開始慢跑的時候,太陽已經升起,炎熱的一天又要到來。來到非洲已經兩周,在最初的不適和痛苦掙扎之後,似乎我已經能夠適應並愛上這裡的一切。 是的,我愛這個國家,即使她依舊貧窮而落後,可是這裡的人民卻是如此的樂觀,堅強,生生不息,眼看著獨立五十周年紀念日就要到了,人們開始在自己的車子上掛上印有國旗和五十周年字樣的小旗子,有的商店居然把自己的店面全都塗成塞拉里昂國旗一樣的綠色,那個油漆匠站在高高的臺子上,細心的用畫筆一遍又一遍描繪著「50」,用金色這個最燦爛的顏色,就象在描繪未來的生活。整棟牆仿佛都在熠熠發光。 我愛這個國家,即使這裡仍然是母嬰死亡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可是人民的笑容是如此動人,走在大街上總能看到人們合著音樂快樂的跳舞,每到週五,大家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迎接週末的到來。無論是對誰,都報以友好的微笑。小朋友們看到我們,總好奇的湊過來,詢問我們的名字,圍著我們跑來跑去。 我愛這個國家,這裡總有美味的芒果和鳳梨,而在荒煙蔓草般公路上跑著的汽車上,總能看到各種各樣的祝福。 下周,爭取能買到票,我們要去看「塞拉里昂小姐」比賽,哇哈哈! 今天病房裡來了個急診,病人停經兩個月,陰道出血,右下腹附件區可觸及質硬包塊,腹肌緊張,無法觸及子宮,考慮:宮外孕??血色素只有五點二克,必須先找到血…… 先做科普,病人有兩個月沒來月經,這會兒因為陰道出血來醫院,盆腔靠右側本來是卵巢輸卵管應該在的位置,現在有個包塊,病人血色素很低,肚子整個都很硬,這提示她有嚴重的內出血,內出血刺激導致肌肉緊張。而宮外孕意味著不是正常的子宮內的妊娠,胚胎長在子宮外面,最常見的是在輸卵管上,有時也會在卵巢上找到,最少見的情況是,長在腹腔內。 開臺手術,腹腔裡至少有二千毫升血,清理血塊撈出輸卵管看。哦,不在輸卵管上,也不在卵巢上,在哪呢?在盆腔的最深處,子宮的後方,有一團血塊包裹著的東西,嗯,是了,就是它,居然是個已經成型的胎兒,保守估計得孕二十周左右了。因為胎盤完全從附著部位剝離了,因此病人會大出血。找到原因,手術就進行的相當順利了。 當然,我是旁觀者清,手術不是我做的,是來自菲律賓的醫生。 下午來的病人則有些搞笑,因為她說她已經九個月沒來月經了,肚子也很大,據說已經臨產一天了還沒生,於是被送到我們這裡做進一步的處理。我用超聲看了看,居然看到有兩個小心臟在撲撲的跳動,沒錯,是雙胞胎,而且才孕二十八周左右大,關鍵是,從她到達醫院到我給她進行檢查的整個過程,壓根就沒有一次宮縮!於是,緊張的術前準備變成了歡樂家庭聚會,每個人都跑過來恭喜她懷了雙胞胎…… 你問我為什麼她會覺得自己懷孕九個月了?因為她最小的孩子是兩歲七個月,九個月前,她還在餵奶,月經根本就不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懷上孕的。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