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新的一天是這樣開始的,週一,看著護士小姐們帶領著全病房家屬和能走路的病人在病房裡載歌載舞一番之後,把住在病房裡的三十二個病人逐一查訪,把能出院的病人都送出院。 把昨天引產失敗的一個重度先兆子癇病人給剖了,手術很順利,出血也不多,從手術室出來一看,早上的那個臨產的患有瘧疾的孕婦胎兒窘迫拉,拉進去剖了,又一台,出來,發現分娩室躺著個不全流產的,趕緊把宮腔裡殘餘的胎盤取出來,行,不出血了,本來想去吃飯,發現新病人到達,十八歲小姑娘,頭盆不稱,接著開台。打開子宮一看,到處都是寶寶的便便,嗯,估計又是臨產好幾天了才來的。 現在對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幾乎沒有病人是按著我們平時在國內的產檢頻率出現的,幾乎沒有病人是在發現異常之後立刻來醫院的,他們都是在等了又等,覺得實在沒有希望,或者人真的快不行了的時候才想起來往醫院送的。所以,我們永遠見到的是出血出到休克的病人,生了好幾天生不下來寶寶的病人,而且陪著來的永遠都是娘家人,孕婦的母親父親兄弟姐妹之類。 為什麼呢?因為在塞拉里昂,男人可以想娶多少個老婆就娶多少個,老婆懷孕了麼? 好,發回娘家去,生完娃娃,再帶回來,照顧懷孕的老婆可不是丈夫的責任,而是娘家的。如果孕婦真的有生命危險,娘家的人會通知丈夫,他再趕過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找不到丈夫的原因。反正丈夫總有不懷孕的妻子在身邊,而妻子們總是在不停的懷孕。 什麼,這麼多妻子作丈夫的養得起嗎?妻子也可以工作的阿,甚至妻子也可以養家糊口,丈夫們是不會介意的,不像在中國,丈夫要掙得比妻子多,必須擔起家庭的重擔,在這裡,誰都可以。 我感慨了下,在塞拉里昂當男人還是比較幸福的阿。 從手術室出來,上臺手術的小姑娘叫我過去,「anti、anti」叫個不停,開始我以為「anti」是對婦女的尊稱,結果,是媽媽的意思,我這可尷尬啊……好吧,要是我也十五,十六歲就生孩子,估計這會兒就適應別人叫我媽媽啦。 話說婦產科和泌尿外科醫生,都是搞下三路出身,平時恨不得說個笑話都得扯到本專業上去,到了塞拉里昂,別人先學會的是「你好」,「謝謝」,我們呢,「脫褲子」,「上床」,平時在病房裡說說不覺得什麼,等到出來跟人家打招呼的時候總是想,唉,怎麼學的詞都用不上呢。

回應 (1)

  • anon

    話說婦產科和泌尿外科醫生,都是搞下三路出身,平時恨不得說個笑話都得扯到本專業上去,到了塞拉里昂,別人先學會的是「你好」,「謝謝」,我們呢,「脫褲子」,「上床」, 哈哈哈哈哈......

    五月 17,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