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說我們這裡剖腹生產率很高嗎?因為到這裡的病人都病得很嚴重,幾乎都有妊娠併發症,病情危重的病人才來醫院,沒啥毛病的都在家裡和診所裡解決了。 可是,今天,統統都是順產,八個病人,兩個雙胞胎。一夜沒睡的助產士大媽美滋滋的精神得很,早上交班的時候驕傲的說:「這個,順產,那個,也順產……然後用無比愛戀的眼神從新生小兒們稚嫩的臉上逐一掃過。」我心想,太好了…… 我們這裡有二十三張病床,算是個很大的病房了,但由於供不應求,常常出現三十幾個病人擠在病房裡的情況,記得我第一次值班時的情況吧,最後沒辦法,讓病人住到兒科病房去了,自那之後,我們就想盡一切辦法,減少住院天數,把能發回家的都發回家。 當然,我們的病房在醫院裡並不是最大的一間,最大的是兒科的營養補給病房,一般得住至少七十幾個病人,兒科醫生總是加班,因為病人實在太多,忙不過來。 不過,有的時候,不能高興的太早,早上還沒查完房,來了個產前出血的,經診斷為胎盤早剝,菲律賓大夫刷手上台,我在外面看,怎麼那麼多血?要知道,術前血色素只有四點五克阿,這麼出法,病人夠嗆阿。嗯,開始切除子宮了……出來問他,他說,十四次懷孕,生了十二個孩子,子宮根本就不收縮了,不切除止不了血。麻醉護士笑著跟我說,姑娘,沒見過吧,我們這還有懷十七次孕的呢…… 下一個是個兩次剖腹生產,一次試產,只有一個孩子的媽媽,要做第三次剖腹生產,我開始游說家屬做輸卵管絕育,但丈夫不同意,說他們只有兩個孩子(算上這個),他覺得五個才剛好。我這鬱悶阿,上台打開一看,真是不錯,沒有什麼太多的粘連,正常的子宮下段剖腹生產,生了個女娃,心滿意足地準備關腹,麻醉護士說︰」等等,輸卵管絕育……」我說︰「不,剛才把我給拒了,這會兒怎麼又同意了?」麻醉護士說,她後來又跟那位丈夫解釋了半天關於再次懷孕的危險性,總算是同意了。我挺高興。 對了,講個笑話,某天夜裡急診手術,全身麻醉,手術完病人醒了,問麻醉護士一句話,麻醉護士樂了半天才翻譯給我聽,病人問:「我是死了嗎?這裡是天堂嗎?」我也樂了,說歡迎來到天堂,這裡很涼爽,因為有空調,哈哈。 胎位異常 發現每次值班,接觸到的主要病種都不大一樣,前些天是各式各樣的產前產後出血,這次,塞拉里昂五十周年獨立日假日期間,是接踵而來的奇怪先露。 正常情況下,寶寶在子宮內的姿勢是大頭朝下,我們稱之為頭先露;還有一種比較常見的情況是寶寶的屁屁朝下,也就是臀先露。更為少見的有額先露,手先露,肩先露,面先露和複合先露。這幾天值班,都讓我給碰上了。連續值兩個二十四小時外加兩個夜班,估計加一起也沒睡夠十小時,做了八台剖腹生產,多一半都是胎位異常,我都不奇怪了,反正病人總是成雙成對的來。 有個因為手先露後半夜送來的,我做了超聲波陰道檢查,發現實際上是足先露,於是決定給上催產素促進子宮收縮和產程進展。早上助產士大媽急赤白臉的跟我說,不對,不是單純的足先露,是複合先露,手和腳一起下來啦,根本不能自己生。我過去一查,的確,是手和腳一起的,宮口差不多開全了。這個準媽媽是第八次懷孕了,其實不想給她做剖腹生產的,於是嘗試內倒轉,把兩隻腳都夠了下來,抓在手裡。可是這位不肯用力,我拔了幾次,發現實在太困難,決定急診剖腹生產。 打開宮腔看,好麼,就這麼一會功夫,胎兒在宮腔裡又轉了一圈,變成了頭先露,按正常方法取頭,卻很困難,我的手感告訴我,有問題!好不容易取出來一看,確實有問題,估計是先天腦積水,寶寶的頭很大,前後徑遠遠超過了左右徑,身子卻是小小的,根本不成比例。準媽媽又是多次生產,子宮內的空間很大,寶寶隨著宮縮在子宮內轉啊轉的,因為頭太大,不能成功銜接,屁股又太小,於是手和腳一起下來,旁邊是腦袋。我說呢,幸虧沒使勁拔,不然後半截出來了,前半截因為太大,得卡在那。 之前已經作了個橫位的剖腹生產了,這裡的胎兒往往不會太大,而媽媽們往往都是懷過很多次孕,也許這就是胎位異常常見的主要原因吧。 後半夜裡,來了個產前出血的病人,助產士破天荒地連續給我打了兩次電話,催我趕緊來醫院。 「我們需要你啊……」 「產前出血?血色素多少?」 「三點八克,快來,還在出呢,好多血……」 「有血給病人輸嗎?」(心說,可別又是個RH陰性,沒血開台必然病人要死在台上) 「有,一個單位,快來。」 我到了,血也到了。這次同事們一改平日裡不慌不忙幹活的態度,麻利的很,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病人送到手術室裡,麻醉護士迅猛的給了藥,打開宮腔,娩出胎兒,取出胎盤,子宮內都是積血塊,我足足取了有三回才完全乾淨,診斷:胎盤早剝。 十七分鐘,手術結束。病人的子宮很給面子,收縮的特好。 我也很高興,因為已經凌晨五時了,按正常情況,到早上八時前,不會有新病人來了,我還能睡會兒覺,下午去醫院。 已經摸索出值班被叫的規律了,第一次,是在九時至十時之間,午夜之前能回宿舍歇會兒;然後在後半夜睡得最香的時候,一般在兩至三時,第二次叫,每個夜班被叫兩至三次,基本上屬於睡不成踏實覺那種。如果是二十四小時,必然要在白天做至少兩個剖腹生產,晚上情況同前。有沒有夜裡不叫的時候?有,就一次。 分析下,因為白天尤其是下午太熱,這裡能選擇的交通工具也有限,於是人們便等天涼快了才來醫院。 這次的病例也屬於在國內少見的類型,其實助產士沒叫我看的,看完臀位要做剖腹生產的病人,過來看看這位病人什麼情況,胎膜早破了三天,臨產一天,胎死宮內,做陰道檢查,頭不是太高,可是有個小產瘤。臨時改主意,剖這個。你問我為什麼先這個後那個,有的時候能說出理由來,比如說產前出血一定要優先,懷疑子宮破裂的也要優先,其他的穩定的都可以等等。可是這次純粹是直覺,助產士大媽有點不太高興,我很理解,因為已經胎死宮內了,能自己生當然最好,其實可以再等等,看看產程進展的,但是,我很堅持,必須先剖這個。 事實證明,剖對了。 子宮很大,下段全都水腫了,組織糟脆,膀胱充血,宮內嚴重感染,又是那種我聞了要吐的難過味道,幸好這次是在白天。縫第二針,幫忙拉線的護士稍微使了點勁,肌肉就被豁開了,只能重新再縫。估計要是再等個兩小時,看子宮的情況,估計不是已經破裂了,就是要被迫做子宮切除了。 胎兒?各位就不要想像了,死了估計得至少兩天了。 還是胎死宮內的病人,我做完剖腹生產過去看,後半截在外面,助產士攤攤手,「我們試過了,娩不出胎兒來,胳臂的位置太高,胎兒大,充滿陰道,摸不到肩……」「你可以試試,你的手又薄,胳膊又細又長……」 我鬱悶,來非洲之後,最常聽見助產士跟我說這個。「行,我試試。」 的確,就我這小薄手,進陰道也困難,於是特意挑了個胳膊最粗,體重最大的助產士大媽幫忙,她負責往外拔,我負責夠胎肩,娩手。一次成功,不過產科就是幹體力活的,累得我渾身都是汗阿,跟病人開玩笑說,不是你生孩子,是我們生呢……然後一幫人在那裡樂啊。大媽說︰「你看,還是你行」我說︰「別急啊,過三個月我就跟你一樣孔武有力了,產科嘛,胳膊不粗壯怎麼行……」 生完娃,還得幫著出胎盤,估計是因為宮內感染吧,宮縮不太好,胎盤自己娩不出來,我說,等等吧,等二十分鐘,不行再說。過了二十分鐘,我一看,病人呢? 病人蹲在地上,地上有個桶,正便便呢……感慨下,總覺得自己體力超級好,生完娃也累得東倒西歪的,這位什麼事也沒有,從接生台上竄上竄下的,旁邊助產士看到我驚訝的目光說︰「這算什麼,我們這裡的人,生完娃立刻去作飯也啥事沒有啊……」 收拾收拾回家吧,剛開病房門,看見我們護士在外面做奇怪的動作,問︰「你幹嗎呢?大半夜的,別嚇人好不好……」護士說︰「我跳舞呢,然後接著在扭……」我可不行,累死了,回家睡覺去。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