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項目統籌一臉嚴肅地找我說,有件事找你談……我看著他,心裡琢磨,啥事啊這麼正經的樣子(平時這傢伙總是在開玩笑,難得那麼嚴肅)。有個孩子從樹上掉下來,頭破血流的,腿上也有傷,想讓你幫我們看看,有沒有腹部內臟的損傷…… 最近非常幸運,我們從倉庫裡找到了一台全新的可擕式超聲機器,解析度很高,連寶寶的眼睛鼻子都能看得很清楚,機器袖珍便攜,外在的保護措施可一點都不便攜,碩大的一個旅行箱。就是我整天拖著個大旅行箱,在醫院裡四處亂走的樣子不大好看,可是誰叫那破箱子那麼沉呢,誰叫這高級機器那麼貴呢,我們只好隨身攜帶以防丟失了。我拖著整箱機器去了兒科的重症監護病房,兒科醫生正汗流浹背的給小姑娘做頭部縫合呢,據說有顱內出血,有頭部及腿部的外傷,所以項目統籌想把病人送到首都,也就是弗里敦(Freetown)去,但在此之前要知道,有沒有內臟器官的損傷以及腹部的內出血,以決定病人的進一步處理。所以就叫上了我這個業餘的超聲波醫生。 在兩個兒科醫生,一個麻醉科醫生面前班門弄斧,著實有點緊張,不過幸好當年學的還沒忘,知道正常的肝脾腎腸在超聲上顯示的是什麼樣的,也知道內出血的超聲表現,先做腹部的觸診,小姑娘很平靜,然後用超聲慢慢檢查。看上去一切正常,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接下來是麻醉科醫生出馬做肺部的超聲,也是為了看看有沒有出血氣胸什麼的(這裡沒有X光,所以沒有超聲的話,只靠身體檢查,等於近乎於猜測)。也沒什麼問題。於是開始討論怎麼轉送病人的問題。 後來?後來我就看見來幫忙的營養病房的兒科醫生全身濕透,跑去換了身乾淨衣服;項目統籌那高聳的鼻樑上滴滴汗珠滾落,也顧不上擦,忙著和過敏起了滿臉包的ICU的兒科醫生討論下一步處理的方案。自己收拾收拾寶貝機器,準備開溜…… 「Thank you for your help, Dr AN Na (安娜醫生,多謝你的幫忙)」 「不用謝……」

回應 (1)

  • anon

    我真的很想親身體驗下丫:(

    6 月 21,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