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裡新來了一個斯洛伐克的麻醉科醫生,本來是來給新麻醉護士做培訓的,培訓還沒開始,就接到了無國界醫生的緊急通知,戰亂的利比亞急需麻醉科醫生,這位大哥二話沒說就準備第二天奔赴利比亞。臨走前的最後一天,他說︰「我來塞拉里昂沒幾天,得留點紀念阿……」 話音剛落,來了三個病人,一個頭盆不稱要作剖腹生產的,一個臀位,一個產後一周了還出血的……自己病房裡還有個雙胎到日子要剖腹的。三張產床就剩兩張能用,另一個送去維修至今未歸,第三個病人直接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麻醉科大哥開始興高采烈的幹活了,頭盆不稱,剖了,順利;雙胎妊娠,剖了,順利;中間的間隔期(手術室要消毒)我把那臀位寶寶的腿兒扒拉下來,做了臀牽引,陰道分娩,順利;就剩產後出血的了,這位姑娘八天前分娩,分娩後沒有出血,今天反而開始出血,出血倒是不多。 我用超聲看了下,還是有些胎盤殘留,決定刮宮,清除宮腔內的殘留物,我把宮頸處的血塊清理乾淨,然後就發現宮腔裡的血像泉水一樣湧了出來,即使把所有的殘留物清除乾淨,出血還是沒有停止,病人的子宮完全不收縮。我趕緊叫人,開放靜脈,去血庫要血,又安排個人持續按摩子宮,找了個平車直接把病人推手術室裡去了。 事態緊急之下,麻醉科大哥差點就用斯洛伐克語跟我們溝通了,眼看著我們巴巴的瞅著他不明所以的樣子,才發現自己跟我一樣犯了同樣的錯誤(我在做緊急剖腹生產的時候,尤其是在半夜的時候,經常不由自主下意識的說中文,搞得器械護士相當鬱悶)。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繼續埋頭幹活。 次全子宮切除,快完事的時候,該大哥仍然精力十足興高采烈的跟我說,我喜歡你,你做手術做得快…… 該大哥繼續說,我喜歡這個國家,我決定了,利比亞那完事了,我還回來,咱們到時候見!! 行,到時候見。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