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來了位准媽媽,主要抱怨說覺得自己的寶寶在肚子裡的位置不大對頭,而且也不愛動了。我們做超聲一看,嗯,確實,胎死宮內,診斷成立,不過在寶寶頭邊上有個奇怪的東西,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子宮肌瘤呢,用手指在陰道裡做指引,發現原來那硬硬的東西是子宮!!天啊,難不成是腹腔內妊娠,還是足月的,這可是及其少見的病例,我也就在若干年前在雜誌上看過類似的報道,從來沒有親眼見過真實病例。另一位醫生說她五年前在南非見到過一例,不過也是早期妊娠,沒有到足月這麼大的。而且,我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一定就是腹腔妊娠,但有問題是一定的,於是趕緊要血,準備開腹探查。 兩個醫生上了台,打開肚子看到的情景畢生難忘。左側宮角妊娠,大部分的胎兒都被撐大了的宮角組織包裹著,僅有一小部分是半透明的胎膜,可以通過胎膜看到胎兒的肢體。取出胎兒,發現胎盤牢牢的附著於結腸的腸系膜血管上,無法剝離,我們只好留下胎盤,止血,等待其自行吸收。然後給病人做了輸卵管絕育,這種情況下,是決不能再次懷孕了。 下了台就開始討論,異位妊娠很難挨到足月,因為所在的組織脆弱,絕大部分情況下,異位元妊娠會在妊娠的早期出現流產或者破裂。而挨到足月的少之又少,這個病人,估計是宮角妊娠破裂,幸運的是沒有持續出血,胎盤自己尋找到能夠供應充足血液和營養的血管便牢牢紮根下來。宮角部的組織也足夠堅韌,能夠持續膨大到包裹胎兒的程度,其他醫生聽說了這個病例,紛紛追問為什麼病人沒有任何疼痛出血的症狀,為什麼胎兒還能持續生長到足月?可惜,我們也不知道。這是個太特殊的病例,特殊到無法用常識來解釋。 幸運的是,病人自己覺得不大正常,到醫院尋求幫助。幸運的是,病人是在白天到達的,我們有兩位醫生可以互相幫助,討論如何處理。幸運的是,整個手術過程中,沒有出現大量失血的情況。總之,該病人非常幸運。因為她做了手術,活下來了。如果她沒有到醫院來,那麼誰也不會知道她是個異位妊娠的病例,她會在家裡等待分娩,但永遠也等不來她的寶寶,等來的只可能是劇烈的腹痛,出血,然後不明不白的死去。 話說我上醫學院之後一直憤憤不平,因為自己想做個外科醫生,結果成了婦產科醫生,自己想去戰爭,或者發生自然災害之地參與緊急救援,結果只能做做常規手術。然而自從我參與了無國界醫生,才赫然發現,原來緊急救援裡,婦產科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 因為在項目裡,幾乎每天都會遇到新挑戰,新病例,需要面對病人,思考,找到解決的辦法。比如今天,少見的異位妊娠之後,是子宮破裂的病人,我們做了剖宮產和子宮的修補,晚上則是異位妊娠後第一次正常懷孕的病人,聽起來不算困難,可是病人的上次手術是個巨大的疤痕,同時伴有腹壁疝。病人又很胖,高血壓,水腫,自己移動自己都很困難,保守估計得有一百二十公斤重,幸好,腹部沒有太多粘連,幸好,胎兒也不大,幸好有個腹壁疝,不然的話,我們就是在一個深深的洞裡開始尋找子宮的探險。 手術完我跟這位准媽媽說,親愛的,下次懷孕前一定要減肥成功哦。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