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過生日,整三十歲。 今天,我見到一個同樣是三十歲的病人,懷孕六次,生產五次,兩個孩子倖存。到達醫院時,產前出血,胎盤早剝,胎死宮內,失血性休克,彌漫性血管內凝血,血色素三點八克,血壓六十/四十mmHg,脈搏測不到。四肢厥冷,血液無法凝結,血管細到找不到。 開放靜脈、輸血、輸液,病人的情況仍然沒有改善,而且是每分鐘都在變得更加糟糕。耳邊只聽得病人的呻吟聲,監測機器的滴滴嗡鳴聲,待產室裡卻是一片沉默。因為我們都知道,結局即將是什麼。 病人的家屬齊刷刷的坐在病房外面等待,安靜而沉默,我幾乎不願去想,病人的孩子們,是多大年紀,病人的丈夫,該有多傷心。 最終,我什麼也聽不到了,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沒有呻吟,只有血,還在持續不斷的流淌。她的丈夫傷心的哭泣,失去年輕的妻子,留下年幼的孩子,對於一個男人而言,是莫大的打擊,因為在這個國家裡,失去母親,幾乎就意味著,沒有人能照顧孩子,而這些失去母親的孩子,極有可能活不到成年。 當班護士的眼睛裡,有盈盈的淚花閃爍。 而同時,你卻知道,同樣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在另一些國度裡,三十歲的姑娘,有完全不一樣的人生,正處在生命中最美好燦爛的時光,能轟轟烈烈的談一場戀愛,能有幸福的家庭和健康的孩子,能有份報酬豐厚的工作。 而在這裡,三十歲的姑娘,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沒有錢,吃不飽,即將死去。 有的時候,事實很殘忍,讓人不忍面對。這裡是塞拉里昂,在這裡,五個小孩子裡,就有一個活不到五歲;這裡是塞拉里昂,每週,我都要面對一個幾乎跟我一樣年紀,甚至比我還要年輕的母親死亡。最年輕的,只有十七歲。 十七歲,我正在上高二,忙著對付考試,抽空偷偷摸摸談戀愛。 十七歲,第一次做媽媽,懷孕三十周,因為子癇發作導致的腦疝而死去。 無數次,我靠在病房裡一個陰暗的小角落裡,將沮喪、悲傷、痛苦、無助等等,深深體驗,最終仍然要收拾心情,繼續工作,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沒有無國界醫生,這裡會有更多的母親和孩子,在本該是花一樣盛放的年紀裡,離開人世。

回應 (2)

  • anon

    Come on!

    7 月 21, 2011
  • anon

    I did not access this website before and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access it since lately I initate to do small donation in office and would help some persons who need help. My effort is very very penny but would consider to give donation to your organization. I studied this article and really understood more that we are very luck and they need our help no matter our effort is penny and small. I will inform our boss and colleagues tomorrow about it. I wish all persons in the world free from mental illness, physical illness and keep to have happiness and at least to have feeling of peaceful. rdgs stella

    7 月 22,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