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下班了,換好衣服,背好書包準備撤退,結果在下班時間剛好過一分的時候,助產士跑來遞給我一張小薄紙片,上面潦草的寫了很多字,我瞟了一眼,二話沒說就沖到產房裡。為什麼?因為紙上赫然寫著「臍帶脫垂」。 產科急診裡,臍帶脫垂是比較少見但是需要緊急處理的情況,對於媽媽而言,臍帶脫垂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危害,而對於在子宮內的寶寶而言,則存在致命的風險。脫垂的意思就是,臍帶在寶寶頭的前方,有時胎膜已破,臍帶直接脫落到陰道裡。一旦子宮收縮,胎頭下降壓迫臍帶,阻斷血運,寶寶在短時間內就會死亡,所以一旦發現,刻不容緩,需要立即處理。 陰道檢查,宮口開全,胎頭高浮,臍帶上的血管還在緩慢的搏動,估摸著胎心是每分鐘三十次左右(正常胎心是每分鐘一百二十至一百六十次)。也就是說寶寶還活著,我回頭扯著嗓子就開喊,準備剖腹生產!!! 所有上班的護士瞬間就都衝過來了,一個開放靜脈,一個進行腹部術前準備,一個插尿管,一個推車,估計也就用了十分鐘不到,把病人直接推到手術室裡。麻醉和消毒,消毒前快速聽了下胎心,居然回升至正常水準了,大受鼓舞。手術,胎兒娩出,小男寶寶,軟軟的不哭,聽心跳,極慢。清理呼吸道,心肺復蘇,三十秒之後,再聽,咕咚咕咚的小心跳啊,有力而迅速。繼續復蘇,寶寶皮膚的顏色從蒼白變成粉紅,咳嗽了兩聲,開始小聲抽泣了,大喜過望,繼續刺激寶寶的小腳丫,後背,五分鐘之後,想讓他停下來不哭都不可能啦。 其實做醫生的,最大的滿足感就來自於此,看到在自己的努力下,新生命誕生,瀕臨死亡的病人脫離險境,一個又一個痊癒康復的病人出院,人們從開始的愁眉不展到最後的歡天喜地。工作無論多辛苦多累,總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永遠記得年輕時,剛進醫學院,緊握著手,跟著學長,一句一句重複希波克拉底誓言的那一天,心中對這份職業的嚮往和尊重。 永遠記得,第一次接生時,親眼目睹小寶寶從誕生到啼哭,母親從忍受產痛到滿心喜悅,體會到生命的不可思議,心中的那份感動和感慨。 永遠記得,見過的一張張病人的臉,喜悅的,悲傷的,痛苦的,失望的,都清清楚楚的烙印在大腦深處海馬溝回的神經元細胞裡。 每一個醫生,無論來自哪一個國家,無論年老或年輕,肩上都承載著重重的責任。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莫不敢忘!

回應 (1)

  • anon

    Great hammer of Thor, that is powrefully helpful!

    12 月 25, 2014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