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稀缺血型是O型,無論Rh(+),還是Rh(-),都極為少見。趕上病人出血,血庫沒有血,那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情景。 是的,噩夢。 又是胎盤早剝的病人,血色素五點六克,懷孕了三次,生產了兩次,沒有寶寶存活,一般情況暫時很穩定。O(+),血庫沒血。母親年紀太大,沒法獻血,丈夫血型不合。親戚們正在路上,不過來醫院路上要花至少四小時。 沒血,施手術還是不施?施手術,病人有可能因為出血死在手術臺上;不施,還是死。 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在手術室,病房,化驗室和血庫之間四處亂竄,聯繫政府醫院,也沒血;徒勞無望的追著醫院院子裡的男家屬,去查查血型吧,有個急診需要血啊……可是,沒有適合的血型。 怎麼辦? 我抓住醫療督導,把這個燙手山芋扔給了她。我們的醫療督導,挪威姑娘,三十歲,個子小小,身材瘦瘦,聽我說完就急了,有手術室,有手術器械,有麻醉科醫生,有醫生,有護士,該有的都有,卻因為沒有血,什麼也做不了?姑娘說,看我的,總有辦法,跳上急救車,走了。 二十分鐘之後,急救車拉著八個年輕力壯的精壯漢子直接開到了血庫門口。挪威姑娘跳下車,說,這是我們能做到的極限了,希望其中能有人血型符合。剩下的,就靠你了。 結果,我得到了一個單位新鮮血,開始施手術,由於長時間的過度充盈(大量積血塊存在宮腔裡),子宮幾乎完全不收縮,極其困難的手術。幸好,最後子宮保住了。幸好,病人的耐受力超強。第二天查血色素三點四克,居然生命體征極其穩定,除了脈搏稍快以外,血壓居然不低,尿量也不少。 手術完了,我才有功夫打聽,那一個單位血,怎麼來的。聽司機師傅講,事情就變得很傳奇,據說挪威姑娘到了最近的鎮上,跳下車,穩穩站在人來人往的馬路正中央,插著腰,用最大的聲音喊:我們是無國界醫生,緊急情況,有誰願意為拯救生命盡一份力量?話音剛落,呼啦啦圍上十幾個年輕人,好奇的詢問,當得知醫院裡有個產婦急需用血,需要有人去捐血時,有幾個人立刻低下頭,悄悄跑掉(因為在這裡,有很多人仍然認為捐血有損健康)。不過還是有更多的人留下來,到醫院來捐血。 第二天,我又跑到血庫去找血,血庫的技師看到我,沒等我說話呢,嘴裡就嘟囔著:產科病房,哼,每次見到你,都是要血…… 我興高采烈的回答:是啊,是啊,吸血鬼又來了…… 那位病人怎麼了?在我寫博客的這會兒,已經能坐起來吃飯了。

回應 (4)

  • anon

    亲爱的安娜,看到请回复我!谢谢!!我也很想参与到你们的队伍中,我的英语水平有限,怕语言交流方面会影响工作,可我真的很想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8 月 21, 2011
  • anon

    "BLOOD" is very important like a treasure in Philippines, their blood donation n blood transfusion are both terrible system, which is easy to transfer the not qualify blood, sometimes they only found out after transfusion.

    8 月 27, 2011
  • anon

    很想去,可是不知道該怎麽辦理相關手續!

    11 月 29, 2011
  • anon

    多謝你的支持。有關成為無國界醫生前線志願人員的資訊,請瀏覽 http://www.msf.org.hk/fieldwork

    11 月 29,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