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的志願人員常常會說,在前線的生活是遠離文明世界的生活。 確實,以我所在的任務點為例,這裡是東非大裂谷的中心地帶,剛果河的支流在海拔兩千米的群山間穿行,充沛的降水和日照把這裡變成了一片綠色的海洋。有著非常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無論是木材、礦藏;還是水力,勞動力,幾乎應有盡有。可以說這個地區具備了經濟發展的一切條件,但是,由於連年戰亂(從一九九四年至今,真正的和平從沒有降臨過這裡),這裡沒有任何工業,即使是畜牧業也難以發展起來,當地人生活極為貧困。一位當地員工告訴我,他家在戰前擁有兩百五十多頭牛,還有汽車,但是戰爭毀去了一切。 無國界醫生所支持的醫院位於城市的中心。這個城市位於山區,相當於中國的一個地級市。醫院覆蓋整個地區四十多萬人口,負責這個人群的基礎醫療和危重疑難病例的轉診工作。 因為缺乏一切工業基礎,除了基礎的農產品以外,當地的日用品大多依賴外國進口。空氣永遠極為清新,天空澄淨瓦藍,如果沒有武裝衝突,這裡有可能在幾十年內成為像瑞士一樣富饒的國家。 我們一周工作六天,周日休息,不到六點就有大群不知名的鳥在基地外喧鬧,包括周日在內,每天六點左右就起床了,常常七點鐘我們就來到崗位,晚上五六點下班。到趕月度總結,年終報告或是年度預算的時候,基地裡晚上十點辦公室裡都燈火通明。由於這裡極度缺乏休閒活動,七八點就是深夜了,往往八點半就打著哈欠互道晚安,而在前線基地過夜的時候,因為沒有電,六點天黑以後因為安全原因無法外出,因此有的時候七點吃完晚飯就上床睡覺了。因此我們趨向於用工作打發時間。 每天的食物有當地的土特產,包括山羊,雞,牛,還有豬,這些都是在高山上自然放養的,絕對是純天然無公害。我隨流動醫療隊外出的時候,可以看到大群的牛羊在山坡上緩緩的移動,家豬和雞在路中間悠閒地找東西吃,我們汽車經過的時候它們被嚇得四處逃竄。不知是這些動物過度運動,還是食物的原因,這裡的動物肉質非常堅實,輕易咬不動,而骨頭也是如石頭一般堅硬,雞肉嚼起來居然有牛蛙的味道。幾天前我在當地買了火雞改善伙食,結果火雞清晨四點半開始在院子裡打鳴,把所有人都吵得無法休息,在大家的抗議中,廚師很快地把火雞變成了每天的伙食。 在不多的休息時間中,我用閱讀消磨時間,帶到前線的電子書閱讀器大派用場,因為沒有電,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幹,在前線任務點,一空下來就看書,朋友推薦的原版《冰與火之歌》第一卷已經快看完。在基地,來來往往的志願人員回國的時候把書留在前線任務點,因此書架上有各種各樣的書籍,各種語言,各種內容幾乎應有盡有,主要以小說、雜誌和專業書籍為主。我打算在離開的時候把中文書留在書架上,供下一個懂中文的志願人員使用。 周日下午是足球時間,我們有一隻足球隊,無論是志願人員,還是醫院的護士,或是車庫的機械師,甚至當衛生行政機構的年輕人,都會來到城市的足球場上分兩組對抗,不僅有裁判,也有大群的孩子當觀眾。球場上大家消除了身份和膚色的差異,只是享受運動的快樂。有一次甚至和附近一個市的專業隊伍踢了一場比賽,自然被打的落花流水。我從大學畢業已經多年不曾運動,在隊友的鼓動下有時也上場,不管有沒有接觸到球,前後場跑幾圈,大吼幾聲出一身汗就算完成了任務。 因此,綜上所述,前線的生活是遠離文明世界的生活的說法其實值得商榷,我們並不是像一般人想像的那樣整天騎著大象駱駝在熱帶雨林中的原始部落間穿行。因為在現今的世界上,全球化不僅將地球變小了,而且世界趨向於扁平化。前線的生活在表面上與出發之前其實並不會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因此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在前線的生活是遠離城市文明的生活方式。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