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段子形容某地落後:「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通訊基本靠吼。」在前線,自然不會使用這麼原始的通訊方式,聯絡方式有以下三種:手機,衛星電話,還有無線電。 來到前線任務點有一點讓我驚訝不已,在難民營也有手機信號,既是在許多沒有電的村莊,都有手機網路覆蓋,甚至有不止一個電信運營商,而通話費用也極為低廉。缺點是信號時好時壞,通話品質極差,而且有一定的延遲,最讓人難以接受的一點,在山區稍微離開城市就接受不到任何信號。 這個時候衛星電話就派上了用場,我成為志願人員之前和大多數人一樣,從來沒有使用過衛星電話,在這裡常用的衛星電話就有三種。包括基地內定向天線的衛星電話和掌上型的衛星電話。衛星電話的優點是不受網路的限制,缺點是費用高昂,只能在戶外使用,而且尋找衛星需要耗費好幾分鐘的時間。 因此我們最經常使用的聯絡工具是無線電,包括掌上型的對講機、車載無線電,還有各個基地和省會的總機站,組成了一個無線電網路。據無國界醫生布魯塞爾行動中心的無線電專家介紹,在行動中心與首都級別的總部之間,有高大的定向天線相連,可以把資訊傳送到數千米遠的地方,如果將無線電與數據機連接起來,也可以用來傳送資料、文本或者加密的音頻。這位專家本人也是狂熱的無線電愛好者,據他自己說他家的花園有八組天線,他和世界上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無線電愛好者都有聯繫。 流動醫療隊和後勤車隊的汽車往往行駛在這個地區的不同角落,只要處在同一波段,就可以接收到附近發射站的信號。在行駛過程中,經過標誌性的地點,或是有特殊情況,就要向基地和前線統籌報告。在山區,無線電的傳送距離受到地形和天氣的限制,因此我們使用兩套無線電系統,分別超高頻無線電和高頻無線電作為通訊的媒介。 如果天氣適宜,汽車又處在海拔較高處,車載無線電可以接收到幾乎所有車輛的信號,甚至可以接收到其他省無國界醫生任務點的通話信號。這個時候,假如有正好處在山谷中的車輛需要和基地聯絡,往往在高處的車輛或基站就需要成為作為傳遞資訊的媒介。在極端的情況下,需要先經過省會基地的總機,在經過其他的車輛,才能夠將資訊傳到。因為無線電的傳播受種種因素影響,有時候聲音充滿了背景雜訊和嘯叫,夾雜著類似暴風雪的呼嘯聲,特別是無國界醫生中有許多母語不是英語或者法語的工作人員,這進一步增加了資訊傳遞的困難程度。為了保證資訊在口耳相傳的過程中不失真,我們使用一套專門的無線電通話規範。 玩過CS的朋友一定熟悉「Roger」、「Affirmative」這樣的用語,這就是無線電通訊的規範,Roger是「知道」的意思,而「是」不能簡單地回答「Yes」,因為「Yes「有的時候僅僅表示聽到了對方的話,容易引起歧義,必須回答「Affirmative」,同時複述聽到的內容,如果沒有聽清,也不是簡單的回答「No」,而是「Negative」。為了表達複雜的意思,比如傳遞一個地名,需要逐個字母地傳遞資訊。為了避免對方誤解,根據資訊冗餘的學說,需要在原有資訊上加上專門用於區別的資訊。比如 「Gima」就變成了「Golf India Mike Alpha」,這樣就避免了與其他字母混淆。 而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由於工作語言是法語,因此又有另一套通話規程。司機們常常在公共頻道用斯瓦希里語交流,因此這段時間來我也掌握了一些簡單的斯瓦希里語會話。 無線電的優點是方便,免費,同時缺點是缺乏私密性。只要調到固定的頻率,就可以收聽到所有的通話內容,無論是維和部隊,還是政府軍,反政府組織,或是教會的電臺。閑下來的時候,車載無線電也可以收聽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廣播節目。因此我們被禁止使用無線電交流敏感的資訊。在必須交流這些資訊的時候,我們會說「Tango」,那是電話(telephone)得第一個字母,於是雙方拿出手機或是衛星電話,開始使用私密性更好的通訊手段。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