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共和國和民主剛果共和國的名稱均來源於這條被稱作剛果河的河流。熱帶的江河和我們常見的河流全然不同,充沛的江水帶來巨大的流量,令不羈的江河全然不受河岸的約束,從高原到底地,從丘陵到森林,日夜不息地奔流。我曾經在飛機上三次俯瞰剛果河,每次都給我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紅褐色的河水在茂盛的雨林和靄氖的雲霧中時隱時現,在大地上近乎狂野地曲折,一直延伸到目力不可及的遠方。一時間,除了讚歎河流的壯闊再也沒有其他的任何想法,腦海中浮現的儘是類似「浩淼」,「壯美」,「雄奇」之類的詞語。 這裡是剛果河的發源地之一,即使在高原山地,剛果河的支流已經顯示出熱帶河流特有的氣質。紅色的河水不斷沖刷著鬆軟的黑土,兩旁都是兩三米高的茅草。水流異常湍急,我曾經在河岸邊用毛竹粗粗測量河水的深度,結果驚訝地發現在離河岸不到一米遠的地方水深就達兩米多,無關乎這裡從來不見有人在河中游泳。 與水資源並存的還有充沛的森林資源。民主剛果共和國具有位居巴西之後的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一億五千萬公頃的面積幾乎佔據整個非洲雨林面積的一半。隨處可見原生的熱帶雨林,高大的樹木有時完全遮蔽了天空。除了喬木,下面還有灌木和叢生的野草,樹木上往往伸出茂盛的蕨類植物和苔蘚,大多都叫不出名字,不同植物上顏色形態各異的花朵讓人讚歎不已。 因為缺乏最基礎的道路,加上戰亂,這些資源從來得不到充分地利用。有時在路邊上可以看到兩人合抱的巨木枯死後豎立在兩旁,不知有多少年月,樹皮早已被腐蝕殆盡,只剩下堅硬的木材上彎彎曲曲的紋路為樹木的年齡提供注解。 這裡還時常可以看到人們就地將原木加工成板材,都是使用人力拉動極大的板鋸把原木加工成約三釐米左右厚度的板材,再將木材頂在頭上運出去。這些板材是製作傢俱和建築房屋的重要原料。加工木材的年輕人告訴我,他們一般一個星期可以加工一百到一百二十塊這樣的板材,從中可以獲得一萬二千五百剛果法郎(約合一百元人民幣左右)的報酬。 因為無國界醫生在其中的一個衛生站新建了一座霍亂治療中心,通過和負責工地的後勤人員的交流,我得以瞭解了一些關於木材的行情和當地房屋建設的情況。將近一尺寬,三米多長的木板售價二美元五美仙,用水泥打好地基後便可以用木材搭起框架,隨後把板材一層層地定在框架上,再加上鐵皮的屋頂,刷上油漆,一個星期左右就可以建立起一座至少可以使用十幾年的簡易板房。 值得一提的還有這裡的傢俱。由於木材資源極其豐富,我們的傢俱都是使用上好的木材製作而成,儘管式樣稍顯土氣,但是絕對經久耐用。一把普通的椅子所使用的木材接近兩釐米厚,沉甸甸的椅子需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搬動,而桌子和櫥櫃之類的傢俱更是沉重無比,需要兩個人以上才能搬動。套用北方人的話說,便是「經洗又經曬,經蹬又經踹」,使用上幾十年完全不成問題。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