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前的一個晚上,快十點鐘的時候,對講機裡傳來呼叫醫生的聲音。是醫院的值班醫生呼叫基地的醫生請求會診。兒科病房有一例重症瘧疾患者,已經連續住院四天了,現在出現了嚴重的呼吸急促症狀,因此病房的值班醫生呼叫內科醫學顧問會診。 在任務點,十點鐘是真正的深夜,四周除了車燈照亮的範圍以外一片黑暗,除了不知名昆蟲的叫聲和遠處發電機隆隆的悶響,再也沒有別的什麼聲音。醫院值班的救護車一路顛簸,把我們從基地載到醫院的兒科病房。 我們和病房值班的護士還有醫院內科病房的值班醫生一起檢查了病人。這是一位不到四歲的兒童,住院前已經反復發燒了四天,逐漸出現了氣急氣促的症狀,在家拖延許久使用了當地土藥不見效才送到醫院(這也是這裡常見的情況)。入院後我們富有經驗的醫生一看便進行了惡性瘧疾的檢測,不出意料之外,結果為陽性。因此立即給予了包含青蒿素和奎寧在內的標準方案治療,但是體溫持續不退,兩天前呼吸急促的情況出現加重,醫生懷疑是併發肺部感染,除了給予吸氧以外,還聯用了抗生素進行治療。到當天白天的時候,體溫終於退了,但是依然存在氣促。 「這是很典型的貧血症狀」,醫學統籌是一位富有經驗的內科醫生,已經快五十歲了,花白頭髮,也是一位外籍志願人員。果然翻開病例,血色素只有四克,只有正常兒童得到三分之一。血色素也被稱為血紅蛋白,是紅細胞攜帶氧氣的重要功能單位。因為瘧原蟲成熟後從寄生的紅細胞中被釋放出來以感染更多的健康紅細胞,因此會造成大量的紅細胞破裂死亡,直接影響肌體正常的氧氣輸送功能。而患者氣急氣促便是貧血代償的表現。 作為血液科醫生,我對貧血的臨床表現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儘管如此,由於瘧疾引起的急性貧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病人具備完全的輸血適應指標,必須馬上輸血。病房的醫生告訴我們,他們在前一天已經嘗試為病人輸血,孩子的血型是A型,但是血庫中沒有A型血,因此只能輸注O型血,但是孩子一接受輸血便產生了嚴重的輸血反應,不得已停止輸血。現在血庫已經用完了所有的備血,而且時間已經是深夜,到哪裡去找血源? 我們把目光轉向孩子的父母,他們的臉上表現出遲疑的神色,回避著我們的目光。病房的值班醫生告訴我們,他們無法說服孩子的父母,他們拒絕獻血給自己的孩子。 父母拒絕獻血給自己的孩子,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經過耐心的詢問,我們大致明白了緣由。孩子的母親患有慢性貧血,擔心鮮血影響自己的健康。而孩子的父親之前也反復發燒,擔心把自己的疾病傳染給孩子。我們反復說服,也許是看到有我這個外國人在場,孩子的雙親終於同意接受血型檢測。檢測的結果父親的血型與孩子相通,同時血液的快速檢測結果排除了愛滋病病毒、梅毒、乙型和丙型病毒性肝炎等經血液傳播的疾病。 最後孩子接受了父親的全血,在我的建議下,略微調整了輸血前的藥物準備,以盡可能避免再次發生輸血反應。幸運的是,這次輸血比較順利,而且輸血的效果立竿見影。 接下來需要擔心的是瘧疾對藥物的治療反應,還有親緣間接受未去除白細胞的血製品容易發生輸血相關性移植物抗宿主病。但是在這裡的衛生條件下,只能夠聽天由命,看孩子的造化了。 前幾天我在流動診所的患者登記薄上看到,孩子已經康復出院,並順利返回他的村莊,不由得由衷地感到高興。 在非洲,即使有特效藥,瘧疾每年仍奪去成千上萬兒童的生命,特別是惡性瘧疾,非常容易產生嚴重併發症比如急性重症貧血、腦型瘧疾等危及生命。前段時間我瞭解到新型疫苗已經在初步的臨床試驗中,證實對兒童具有部分保護作用,希望這些最新的研究成果能夠儘快推廣到真正的臨床診療中,畢竟預防的作用大於治療。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