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到這裡以來,始終有人叫我「阿路易士」,或者「Jackie Chan」,後者容易解釋,看錄影廳出口一群群模仿武打動作互相嬉鬧的孩子就能夠理解,以成龍為代表的功夫片在這裡巨大的影響力。但是阿路易士的稱謂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拳王路易斯?路易士亞納?亦或只是這裡特有的打招呼的方式? 謎底在不久前才揭開,阿路易士和我一樣來自中國也是一名志願人員。他曾經為耶穌會難民服務機構在這裡工作過兩年,幾個月前才離開。他在難民營中放電影,提供教育支持,分發食物和生活用具,難怪人們會把我錯認為他。 大概我和他外表比較相像,我暗暗認為。前幾天我們的車隊在路上遇到堵車,正好碰到耶穌會難民服務機構的車輛,他們也被陷在泥裡的卡車堵住,動彈不得。一番交談後,對方竟然是阿路易士的繼任者,一位名叫Antoine的年輕人。他也將在這裡執行為期兩年的志願服務。他向我出示了阿路易士的照片,是中國人沒有錯,但是外貌卻是一個酷似姚明的高大青年,和我沒有一點相似。這只能歸結於面容失認症的影響。 我們只對日常接觸的常見面容比較敏感。記得我剛到歐洲的時候,也常常會認錯人,因為在我看來歐洲人長得都差不多。但是我如此解釋的時候他們卻全然不這麼認為「我們有的人頭髮是金色的,有的是褐色或者紅色的;有的人虹膜是黑色,有的人是藍色或者綠色的,怎麼會分不出來?!你們亞洲人才長著一模一樣的臉。」 現在至少我和初到的歐洲同事們有一點是一致同意:非洲人的臉都差不多。但是隨著交往的增多,漸漸能夠察覺到他們之間的不同,這裡的當地人分屬好幾個種族,甚至使用不同的語言。即使在人種上同屬於班圖人,但是他們的臉型、膚色還有頭髮鬍子等也千差萬別,現在我已經能夠毫無困難地認出絕大多數汽車司機和摩托車司機,各個衛生點的醫生和護士,還有各地的行政和軍事長官們了。
分類: 

回應 (2)

  • anon

    你是与众不同的,记得要平安

    11 月 23, 2011
  • anon

    香港的軟實力真棒 :)

    12 月 29,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