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著對達爾富爾的眷戀,懷著對非洲風情的無限嚮往,我再次踏上了無國界醫生前線救援旅程。坐著無國界醫生專門租用的飛機,從首都朱巴(JUBA)掠過典型的東非地貌,偶爾看到一些小小的村莊,經過電影般驚險的著陸後,來到了這次的目的地皮博爾(PIBOR)。

Photo source: Gary ZENG

這是一個位於非洲南蘇丹東部的小村莊,這裡是其中一個神秘部落的家鄉──穆勒族(MULE)。我叫這裡為村莊,在本地人看來是不能接受的,對他們來說這裡是一座城市:附近的村莊加到一起常駐人口大約為五千多人,但是有一條美麗的河流蜿蜒流過,風景甚是漂亮。就是這方水土孕育了獨特的穆勒文化。 來項目地前就知道這裡是以牛為中心的一個地區,牛是他們的一切。走進穆勒人的生活,我才真正感受到他們確實是名副其實的牛背上的民族。他們和牛同吃、同睡,一年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和牛在叢林裡一起度過,身上的紋身是牛、家裡牆上畫的是牛、跳舞的姿勢也是和牛有關、孩童們的玩具也是泥做的牛、市場上供應的幾乎都是牛肉……牛對他們來說不光是財富的象徵,更是社會地位的體現。他們會為牛戰鬥,甚至可以拿自己的命去換牛,但同時也會帶來悲劇:每年都會有很多因為爭奪牛隻而引起的大規模武裝衝突,我們醫院每年都會救助很多因此而受傷的人。

Photo source: Gary ZENG

去年八月,我們其中一個鄉村診所所在的整個村莊,因為牛只爭奪的問題而遭到其他部落的報復性攻擊,整個村莊幾乎完全毀掉,很多人在衝突中掉了性命,但對他們來說更重要的是沒有了牛,當然我們的診所也難以倖免。在我來到這裡後才慢慢恢復到以前的平靜,診所也開始恢復簡單的基層醫療服務,但誰也忘不了那場災難。我們不能改變他們的文化,我們能做的就是盡最大努力去挽救每一個生命。在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我們接到其中一個鄉村診所的緊急無線電求助: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被牛刺傷腹部,內臟外泄,赤腳醫生*把內臟塞回腹腔後簡單縫合,生命垂危,如果不儘快治療會有生命危險!短短的時間內我們就安排了專用飛機來接傷者去大醫院接受治療。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要聯繫朱巴的協調小組、要聯繫就近最好的醫院、要考量安全因素、後勤支援、人員調配……但我們做到了。這就是無國界醫生,病人是我們的目的,因為人的生命是不能用錢來衡量的。 註︰赤腳醫生指是沒有接受正規培訓的當地醫療人員 我曾有幸親眼看到將近二百頭牛浩浩蕩蕩的趟過河流,那個場景是令人震撼的,不用任何修飾就是一幅天然的畫卷。在牧牛人獨特的吆喝聲中,牛兒們乖乖的趟過齊肚深的河水,去追尋另一方的水草,而穆勒人的生活也是這樣美麗和自在。這裡的牛也是我見過最獨特的牛:它們的牛角每只可以長到將近一米多長,估計有四公斤左右重,我真擔心那些牛常年這樣負重會患上頸椎炎!但同時我肯定這些牛也因此而感到自豪。
曾思斌,來自中國的後勤人員,二零零八年參與無國界醫生在四川的地震救援工作。二零一一年,遠赴南蘇丹皮博爾參與救援任務。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