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前線已經兩個半月了,對日常工作逐漸上手,在識別非洲人面容方面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同時也能夠使用斯瓦希里語進行一些簡單的對話。在這裡到目前為止最讓人頭疼的事情便是撰寫各種各樣的報告,比一般寫報告更頭疼的事情便是用英文鍵盤打法語報告。不幸的是最近除了常規的上個月月度總結以外,我還要寫額外的兩篇報告,一篇是前線任務點L的三個月中期總結,另一篇是在新的村莊開展流動診所的選址考察報告。 於是乎在周六哼哧哼哧忙了整整一天,兩份總計十二頁的報告新鮮出爐,立即發給領導算是完成了任務。 在項目點的許多人對我的職位表示羡慕,因為安全方面的考慮,許多職位都是定在基地中,並沒有外出的自由,對於絕大多數國際志願人員來說,每天的生活便是基地和醫院兩點一線,周末去市中心一般也需要兩人結伴而行。而我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每周至少有五六天的時間在基地以外,與各種各樣的人接觸,應付不同的突發情況。迄今為止,我們的足跡幾乎踏遍了這個地級市將近二分之一的地區,同時也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 真正在前線開展工作,行進時我是車隊或是摩托車車隊的負責人,展開醫療活動時,我需要對處方進行一定的監督,同時有疑難病人或是需要轉診的病人,我必定親自檢查。因此幾乎是忙得抽不開身。即使盡可能做到萬全的準備,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因此,我不再是一個血液科專科醫生,有時候必須身兼急診醫生,小兒科醫生,甚至婦產科醫生的工作。 已經有好幾次,在等待病人的佇列中突然出現意想不到的情況。有的孩子過於虛弱,在擁擠嘈雜的等待中暈厥過去,於是我只能停下手中的工作緊急處理;還有癲癇的病人,好好地坐在角落突然就癲癇大發作,這時候我需要緊急處理;我甚至有一次在一個基層醫療點緊急處理了一位產後嚴重子癇的女士,這是妊娠最嚴重的併發症之一,病人出現了極其嚴重的高血壓,意識喪失,以及難以控制的癲癇發作。偏偏藥箱中剛好用光了所有的針劑,於是只能進行對症處理後趕緊送往醫院;我們的救護車還轉運過嚴重腦膜炎的孩子,子宮破裂的婦女,基本上送到醫院便能夠存活下來,讓我一再地感慨生命的頑強。 我們一般在早上七時準備完畢出發,由於道路非常複雜,同時醫療工作繁重,必須為診療活動留出充分的時間,儘管如此,一輛陷在泥潭中的重載卡車能夠讓所有的計畫全部泡湯。前個周五的時候,我們的車隊在返回基地時遇到了四輛聯合國糧食計畫署的重型卡車,毫無以外地在路上陷入淤泥當中動彈不得,當南非維和部隊的重型推土機將卡車一輛輛地拖出來的時候,土路被徹底摧毀了。隨後的卡車接二連三地困在泥坑當中,加上其中一輛正好出機械故障,所幸當時車上正好沒有危重病人,當車隊終於到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時,大家都遍身泥濘,精疲力竭,五個小時的車程我們走了整整十個小時。 當然也有讓人高興的事情,特別是在前線項目點的飲食,剛果民主共和國和中國一樣具有豐富的飲食文化。這裡的山羊是真正在高原山地放養的,肉質極其鮮美。當結束一天緊張的工作回到沒有電源的前線基地,司機們早已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飯,就著昏暗的煤油燈的光線,可以看到羊肉在鍋裡翻滾,邊上是烤羊排和炸羊肝,加上米飯和土豆,灶裡的烤玉米不時發出爆裂的聲音。這些難忘的經歷實在是寶貴的體驗。
分類: 

回應 (2)

  • anon

    看到你的文章, 令我感到很感慨。 真的很感动。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我相信你们的付出不会白费。 能参与这个团体肯定得到不同的经验。 其实。你们真的要加油。 别放弃。 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永远支持你们的!!!!

    12 月 17, 2011
  • anon

    医生难道是宁波人吗?要注意安全,您是我努力的方向。

    1 月 06,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