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許多很少出國的國人來說,非洲是如同蠻荒一般的存在,瘟疫橫行,餓殍遍地,是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誤解其實來自無知。如果一個人僅僅是從報刊雜誌上瞭解剛果民主共和國,他也許會對這個國家做出這樣的評價:「一個面積相當於兩個西歐的巨大國家,反政府武裝和部族勢力遍地橫行,隨處可見的難民和移民,在連續十六年的衝突中數以百萬計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當然,這些都沒有錯,從來沒有一個人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是一個發達的工業化國家,《外交政策》雜誌把剛果民主共和國評為「失敗國家」之一,在大多數的國家排行榜中,剛果民主共和國也僅僅是位於索馬里、阿富汗等屈指可數的幾個國家之前。但是,這樣的見解並不全面。 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類似的國家,有著如此豐富的文化和歷史,勤勞淳樸的人民,令人心醉的自然景觀,難於言表的苦難,驚人殘酷的武裝衝突,難於估計的發展潛力,豐富多樣的自然資源……幾乎難以用語言表達,更不要說用幾個詞語概括。這個龐大的國家,在東部這片被戰爭摧殘的土地上,其複雜性和多樣性達到了極致,無數悲歡離合在這裡時刻上演著,多少人的命運在默默無聞中被人遺忘,如同在南北基伍省連綿不斷的群山和高原,沉寂在被世人遺忘的角落。 在很多時候,這裡的自然景觀美得讓我感到窒息:清晨和傍晚山谷中濃重的霧氣如同起伏的大海,粘滯的雲霧如同啤酒泡沫溢出杯沿一般從高山的另一邊緩緩傾瀉下來;熱帶強烈的日光將大片大片厚重的雲朵陰影投射在牧場上,成群的牛羊在陡峭的山坡上緩緩的移動;大群的鷹梟在高空盤旋,形成了數百米高的鷹柱;無論是朝霞還是晚霞,都被鍍上金色到深紅的色彩;太陽從雲縫中掙扎著照向大地,在空中形成利劍一樣光帶;驟雨落在叢林上,棕櫚樹和橡膠樹的寬大葉片在風雨中來回擺動,發出沙沙的聲音。 在戈馬城,基伍湖一直延伸到目力不可及的遠方,站在湖邊,近處是顏色風格各異的建築,稍遠處便是嶙峋的火山岩構成的湖岸,再遠處深藍色的山影漸漸變成黛色,隨後漸漸變淡,最後融化在天空和波光所融合而成的層次不同藍色中,天與地再也無法區分。不時有水鳥飛過,每天早晚都有大群的漁船出發和到達,漁民們的歌聲在湖面上飄蕩;在這裡,儘管有感染吸蟲的風險,沒有人能夠抵住下湖游泳的誘惑,我也不例外,當身體漂浮在清可見底的水中,天空像畫卷一樣在頭頂展開,這時再也感覺不到自我的存在。 到了晚上,村莊裡除了一堆一堆的火光照亮的小片區域,四周都沉浸到黑暗當中。只有偶爾傳來山羊和鳥的叫聲,天空是不是黑色的,而是極深、極深的藍色,在沒有月光的晴朗夜晚,可以清晰地看到銀河如同在咖啡中化開的牛奶,斜斜的劃過天空。此時此刻,在寂靜中,世界屏住了呼吸。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