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有一天,我們的父母再也無法理解他們的孩子,只能一遍遍地在電話裡裏叮囑保重身體,只能一邊垂垂老去,一邊盼望孩子回家。 這句話給我很深的感觸,因為我從高中開始就離開家門外出求學。當時年齡不到十五歲,就讀的是寄宿制中學,從家到學校是兩倍於從家到當地大學的距離,因此記得當時我開玩笑,讀高中就比許多人讀大學走的還遠,今後不知道要去哪裡?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許多年,當初的話似乎是得到了應驗。當年的羸弱少年從家鄉來到了上海,陰錯陽差的學會了法語,然後在歐洲工作和學習了一段時間,現在又來到了非洲充實志願服務。與許多同齡人相比,我算是走得有夠遠了。 長期獨自在外闖蕩,有人會思念家鄉,特別是家鄉的食物。但是我可能是離家太久了,抑或是本身缺乏這種情感,不容易產生懷念以往的情節。遊子也好,盲流也罷,無論是從基礎醫學院到一個又一個教學醫院,無論是從一家教學醫院到另一家醫院,或者是從實驗室到一個又一個臨床科室,每到一個地方,就匆匆地把根紮下來,認識形形色色的人,然後短至幾個月,長的一二年,又從一處連根拔起,去往下一個所在。 有多少人是這樣?也許在中小城市裡不多,但是在上海,北京,香港這樣的大城市,地鐵上行色匆匆的乘客,多少心懷夢想的年輕人在默默前行。在巴黎或者布魯塞爾,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膚色的人們離開熟悉的家鄉,來到充滿機遇和風險的大城市奮鬥。我從來沒有去過美國,但是在我的想像中,那裡的競爭應該更加激烈。無論如何,短短幾十年如夢似幻的人生,總要為夢想搏一下,這樣才不至於在今後遺憾。 在國外生活,從事志願服務的人道主義團體中甚少有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於是除了偶爾打長途電話和寫博客,基本很少有用到母語的機會。工作中不是說英語就是說法語,有時候還要為同事幫忙客串英語和法語的翻譯,加上正在學習斯瓦希里語,本來就不怎麼靈光的腦子早已填滿,有時候忙起來往往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語言,更不用說在夢中。 但是前天晚上的時候,從睡夢中醒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夢裡的一句話「庭中有枇杷樹,如今已亭亭如蓋已。」不知道什麼回事異常清晰。小時候學過的《項脊軒記》中的這句話如同印在腦子中一般。我在黑暗中想了很久也不明白這樣的夢到底意味著什麼?就此打住,不然就有癡人說夢的嫌疑。 工作求學期間,有時候幾天在幾個國家的不同城市中穿行,空間和時間的變換,輕易產生不知身處何處的感覺。我因為服用甲氯喹的關係,總是做各種千奇百怪的夢。尤其是這幾天臨近年關,午夜夢回時分,從紛繁蕪雜的夢中漸漸清醒過來,望著天花板上的花紋漸漸清晰,我如同麥其家的傻子那樣,弄不清楚自己是誰,在那裡,將要幹什麼?窗外不知名的蟲鳴混雜著清真寺喃喃的誦經聲,在黑暗中如同潮水一般將我淹沒。 我在遠方,一切尚好。 馬上就聖誕節了,祝所有在外的朋友快樂,也祝我大家和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朋友聖誕快樂!
分類: 

回應 (4)

  • anon

    周吉芳醫生: 妳好嗎? 從妳的部落格中知道妳的一些點滴, 給我感到海闊天空的跑在地球的每一角落, 又有那份思鄉的情意結。可以為理想不住的去追尋, 為不同國度的人去服務, 生命的意義就在此!大家都努力的去學習與實踐吧, 真的很羨慕妳呢! 祝妳聖誕快樂, 身體健康! Love from Lily

    12 月 24, 2011
  • anon

    新年快樂,衷心祝你平安順利。加油

    1 月 03, 2012
  • anon

    你妈每天在电脑上看,想查到你相关的信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多写点在那里的感受,让你父母放心!

    1 月 25, 2012
  • anon

    http://user.qzone.qq.com/172890118/blog/1327465986一位朋友的问好 梦想在上面,现实在下面。。。 没有太多的话语,默默支持你。 把这首范玮琪的《最初的梦想》,送给你,歌中唱到“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穿过风又绕了弯心还连着~~~” 梦想的坚持,需要更多的勇气。新的一年里,默默祈祷,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一定。为了爱你的父母,为了那么多关心你的人~~~期待有一天,你能在某个人生的转角处,以另一种相对安全的方式,为更多人服务,也能让爱你的人放下悬着的心~~~ 而我,一个普通的人,怀着诚挚的善意,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与祝福你~~~

    1 月 26,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