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三個星期以前,我再次搭乘飛機來到布隆迪執行一個緊急的瘧疾評估任務。在布隆迪首都和北方的邊境省份進行疫情評估期間,經歷了許多值得一提的事情。 初到一個新的國家,也是除剛果民主共和國以外,我所到達的第二個非洲國家,很自然的就會把兩者進行比較。

© Frick ZHOU

看過我之前博客文章就會知道,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北基伍省的項目點位於高原山區,儘管位於赤道附近,但是由於一兩千米的海拔,氣候終年涼爽多雨。而布隆迪位於東非大陸流域的另一邊,處在坦嶱尼加湖的東邊,海拔只有七百米左右,在飛機上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地面逐漸從高低不平的山地漸漸變成了平原。一下飛機就感覺到熱帶悶熱潮濕的氣候。這裡的植物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不同,作為非洲人口密度最大的國家,這裡的原始森林早已被砍伐一空,所有能夠利用的土地上都種上了像玉米,水稻等各種作物,即使是首都主幹道路兩邊只有幾米寬的空地上也被種上了玉米。市區中隨處可見高大的椰子樹,棕櫚樹和芒果樹,特別是椰子樹和芒果樹,由於現在正處於雨季,是椰子和芒果成熟的時節,在高大的樹幹上掛著眾多的果實,一派熱帶異域的風情。但是只要離開市區的範圍,周圍的景色立即被遼闊的平原所取代。隨處可見高大的仙人掌樹和茂盛的草叢。由於現在正處於雨季,所以目力所及都是綠色的,但是司機告訴我旱季的時候情況並不是如此,旱季的時候到處都是沙土和灰塵,汽車經過時揚起的粉塵可以一個小時難以散去。 在城市中表面上看來一片祥和平靜的熱鬧景象,但是我閱讀的許多布隆迪的背景資料卻揭示出這個國家並不像看起來那樣簡單。這個國家剛剛從二十多年的內戰中恢復過來,最後一個反政府武裝組織在二零零九年才正式簽訂和平協定放下武器作為一個政治派別參加大選。

© Frick ZHOU

這裡的物價低的讓人不敢相信,基本上只有剛果的一半。不到七百布隆迪法郎(約合3元不到人民幣)能夠買到將近二十只拳頭大小的芒果,而這裡的特色菜,肉串也不到人民幣三元錢。每天不到六點鐘,集市上的烤肉攤就開始營業,邊上掛著半隻羊或是整片的牛肉,肉串都是現場製作,當場烤制。每塊肉足足有麻雀牌那麼大,配上當地特有的烤香蕉,味道非常不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沒有孜然,除了鹽以外沒有什麼調料。不過在前線項目點,自然不能過於挑剔。 另外,與剛果民主共和國主要是基督徒不同,這裡有許多身穿長袍,戴著小帽或者頭巾的穆斯林。這也很容易理解,因為歷史上,阿拉伯商隊沿著東非沿海或者溯尼羅河而上,在所到達的地區傳播伊斯蘭教和阿拉伯語。在這裡每天不到四點鐘清真寺就開始播放誦經的聲音。 只要來到坦嶱尼加碦湖的邊上,眼前的景色立刻能夠讓人平靜下來,與由火山岩構成的基伍湖湖岸不同,這裡的湖岸是沙灘構成的,蔚藍色的湖面上波光粼粼,讓人產生身在海邊的錯覺。這裡在六點以後是禁止在湖的沿岸活動,因為除了暴力犯罪,最大的危險來自河馬,每到晚上大群河馬會上岸覓食,若是有人正好處於河馬和湖岸之間,河馬感到威脅就會向人衝鋒,河馬奔跑的速度可以達到五十公里以上,因此一般人很難成功逃脫,而河馬巨大的嘴巴可以直接把人咬成兩段,每年都有人死於河馬的襲擊。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