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是我對無國界醫生在萊城(Lae)開辦的家庭支援中心的印象。司機花了四十五分鐘由機場載我到中心,一位同事在中心接待我,她來自巴西,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國際人員,負責監督中心的心理社交支援服務,她帶我在中心走了一圈。我們與當地衛生部在安姬娜紀念醫院(Angau Memorial Hospital)後的一座獨立的私人建築物開辦家庭支援中心,處理家居暴力(伴侶間)、性暴力和虐兒個案。 同事告訴我讓病人安心前來診所是十分重要,因為大部人受到可怕的虐待,我們必須要一早說明這是一個安全的地方,他們可以在這裡傾訴問題,以及獲得具質素的和免費的治療。為此,我們透過中心的特別設計以保護病人的私隱,並隨時可以為性或身體暴力的受害者提供潔淨的衣服,因為他們的衣服可能染有血跡,或希望洗澡,這樣可以令他們再次感到自己是潔淨的。雖然有點陳詞濫調,但掛在中心倡議無暴力和尊重的手繒海報的光芒,只有這裡的工作人員的和藹才能匹配。縱然中心只是波狀鐵皮建築,只有廉價的塑料家具,但我認為這所中心能與馬來西亞、香港或英國的診所最少看齊。 參觀過後,項目統籌知道我尚未吃午飯,立即為我翻熱她親手烹煮的素菜,然後才給我簡介當地的情況。我在萊城一直都感到各位的好意。 萊城的家庭支援中心可算是一個成熟的項目。診所僅在二零一一年就為超過二千名病進行治療,並成為了該國其他家庭支援中心的模範。另外,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每周都有各種專門的訓練。我來到萊城的第一天,中心正進行為期三日的心理社交輔導訓練。我有機會參與其中一部分的訓練,我印象十分深刻,當地警方、律師和其他的非政府組織均有派出代表參與──男士和女士都走在一起,為性或身體暴力的受害者提供支援。訓練過程十分互動,參加者都十分投入和好學。我對這個訓練特別有興趣,因為我在馬來西亞的聯合國難民署工作時,我曾經參與一個由無國界醫生開辦的同類訓練。當時的訓練為我帶來重大的影響,並為我其後數年的工作路向帶來影響。 在過去數天,我有機會和很多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和幾位病人交談。中心一位護士告訴我,她最為難忘的一個個案,我聽了後深深留在我的腦海中︰一名兩歲大的女孩由媽媽帶到診所,因為她發現女兒的生殖器發炎。經過檢查後,我們發現這個小女孩曾經被父親強暴。更糟的是小女孩染上了性病。她只有兩歲。小孩接受了治療,她的父親則被捕和判處監禁。 中心一位經驗豐富的轉導員告訴我,女孩和兒童是最大風險遭到性暴力對待,曾經遭到虐待的人對新的傷害亦更脆弱。他和我分享了一些個案,其中一個令我感到心碎︰兩名分別為三歲和五歲的小女孩被家人虐待。雖然姊姊只有五歲,但她仍盡了所能保護妹妹,縱使她跟本沒有能力保護妹妹,她更嘗試以自己的身體保護妹妹。姊姊對於未能保護妹妹感到極為內疚。當我們所說的是這裡一個五歲大的孩子──這是一個悲劇,我不能再說下去……真的難以言喻。 不僅是性暴力的受害者才會前來這個診所。我在萊城的最後一個早上,我和隊伍同在上午七時三十分回到診所,當時已經有一名年輕的女子在等待,血正從她頭上的傷口流出來。在我逗留期間,我有機會跟一個年青的母親交談,她被丈夫毆打後來到診所求醫。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求救。她說她經常被毆打,丈夫更阻止她向鄰居救助。其中一次十分嚴重的事件後,她去了報警。但警察跟她說這是假期,請她在假期後才回來。我沒有權怪罪於她的丈夫,或者請她離開而沒有保護她的警察。最後,她的朋友建議她到無國界醫生的診所。她的朋友亦曾經在中心接受治療,正如我之前所說暴力問題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十分普遍。那位病人帶同她的小女兒一起來到診所,當我們正與她交談的時候,她打了女兒一巴,又揮拳打女兒的臉,因為女兒沒有安靜的坐下來,又敲打她的袋子。不安實在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 家庭支援中心在萊城十分有名,有很多由醫院、警察和其他非政府組織轉介的個案,曾經接受治療的病人亦會介紹朋友來。另外,無國界醫生一支外展隊伍會到學校、市集和公眾活動,提高公眾對無國界醫生免費和保護私隱的護理服務的認識。我跟隨了兩位外展主任到其中一個市集探訪。他們會在每處逗留十至十五分鐘,每次都會有一大班人圍著來聽他們講話。 我十分高興能夠到萊城,並跟隨很多同事工作。雖然我只是和隊伍一起工作了數天,但我將會十分記掛萊城。他們和藹可親的歡迎我,他們對我眾多問題的耐性,他們的招待……實難以三言兩語來形容。我十分感謝隊伍的安排,萊城的前線探訪十分難忘。縱然他們每天都要面對暴力和人性的陰暗面,但他們依然保持著和藹、熱情和穩定地工作。 還有一件事情︰在今次的行程中,我在其中一個早上向當地的隊伍講述了無國界醫生(香港)的工作,包括傳訊、籌款(無國界醫生(香港)曾兩年向萊城的項目撥款)、前線人力資源(在亞洲地區招募救援人員參加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項目發展和緊急救援應變工作。當我隨外展隊伍到市集時,同事說我是來自香港辦事處籌款部的同事。我立時變得很受歡迎,群眾報以熱烈的掌聲,並有很多人上前感謝無國界醫生在香港的支持者向萊城的項目捐款,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和自愧不如。當我跟家庭支援中心的同事道別時,他們囑咐我要鼓勵香港的同事和感謝香港捐款者的支持。我衷心希望我們的捐款者能閱讀我這幾篇分享文章,因為我親眼目睹大家的捐款的效果和對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重要。我真的衷心感謝大家的支持。

回應 (7)

  • anon

    我系一個系內地讀僅應用心理噶大學生,睇左MSF徵集心理醫生噶要求,要研究生。。。如果想加入MSF呢個大家庭,請問邊間大學噶心理研究生適合捏?

    2 月 20, 2012
  • anon

    無國界醫生要求參與前線救援工作的心理學家持有碩士學位,但並沒有就修讀院校作出限制。多謝你的支持。

    2 月 20, 2012
  • anon

    Hi Alan, Sorry to trouble you, I am here again. In Mainland China, there is clinical psychology in the branches of applied psychology in graduate school. So if I get a master's degree in applied psychology directed in clinical psychology, do I have a chance to join you? Meanwhile, I'd like to ask you whether I must have the right to prescribe? Best regards!

    6 月 19, 2012
  • anon

    Hi Alice, Thanks again for your message. I do not have the details of the master degree course that you have mentioned, it will be good and easier for us to make the judgment if you can first apply via our online application system http://www.msf.org.hk/fieldwork. Our colleagues from Field Human Resource department will inform you the result. Best, Alan

    6 月 19, 2012
  • anon

    Hi Belize, I am a college student who is learning applied psychology in Mainland China. Do you know whether a person who gets a master's degree in clinical psychology have the right to prescribe in HK? Glad to see you and thank you!

    6 月 19, 2012
  • anon

    Hi Alice, Clinical Psychologists in Hong Kong don't prescribe medicines, medications are all presribed by psychiatrists who have medical training.

    6 月 20, 2012
  • anon

    Hi Alan, I am sorry to tell you that being a psychology student but not a psychologist, I am not supposed to apply via your online application system. But I am highly interested in working with MSF as a psychologist in the future. Consequently I must get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your requirement, which will impact on the major I choose when I enter graduate school. Anyway, I am grateful to you! Best wishes, Alice

    6 月 22,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