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正式開始緊急項目的第一天,早餐是麵包和紅茶,我像其他人一樣在紅茶中加入了很多糖。 這裡的天氣和我之前所在的高原山區完全不一樣,極度炎熱,讓人無時不刻感覺到熱帶的溫度。早上起床的時候床單和身體是黏在一起的。六點鐘太陽已經升得很高,出門一會就滿頭大汗,衣服緊緊地貼在皮膚上,讓人很不舒服。在這樣的天氣中,我發現自己很難有心情工作,只想坐在棚子下打瞌睡。尤其是剛吃完飯的時候,頭總是昏昏沉沉,只能強打精神前往醫院。 我們喝的水都是經過氯化的消毒水,氯氣的味道非常重,有游泳池的味道。每次喝水都有在游泳池嗆水的感覺。我打算明天去買一些瓶裝的飲用水,也不知道在這個地方是不是買的到這種東西。 早上吃完早飯快八點鐘了,我們開始晨會,隨後前線統籌和我們前往醫院和當地衛生主管拜會衛生官員,向他們報告我的到來。 基奎特(Kikwit)的最高衛生長官看起來非常和善,以極為熱情的方式歡迎我們的到來。他告訴我們,當他還是一個普通醫生的時候,一九九三年當地發生了流行性出血熱疫情,無國界醫生甚至比世界衛生組織到得還早,在得當的應對下,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二零零六年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當地醫院的負責人,該市爆發了傷寒疫情,那次又是無國界醫生及時進駐,在很短的時間內進行了超過兩百例手術,拯救了幾千例傷寒病人的生命。所以在五年後的今天,當傷寒疫情再次爆發的時候,我們在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內就完成了疫情的評估工作並迅速派遣了流動醫療小組。人們一看到我們車隊的標誌,紛紛奔相走告,大量的病人因此前往醫院就診。而在此之前,因為高昂的醫療費用,病人只能在家中硬挺著撐過去。 我們一行隨後前往了幾處一線的基層醫療衛生站,那裡主要負責輕型傷寒病例的治療。我們還拜訪了兩所醫院的負責醫生。下午三點鐘的時候,我還參加了當地最高衛生官員主持的傷寒疫情控制委員會的例會,會議上還見到了一位來自比利時的醫生,他是一個比利時剛果民主共和國發展組織的代表,因為傷寒疫情的爆發,他和我們一樣來到這裡,並向基層醫療衛生站贈送了大量的藥品和器械。他也非常熱情地向我們表示歡迎。 晚上八點鐘我們開始一天的總結,大家輪番發言,這可以算是前線項目點的社交活動。 晚飯是萬年不變的羊肉、米飯和木薯葉子,吃飯的時候,可以欣賞到漫天燦爛的星空,許多在城市中不可能看到的星星這裡清晰可見,頭頂是獵戶星座,獵人腰帶的位置有三顆星星排成一列。望著遙遠的星辰,在晚風的吹拂下,心情會很自然地平靜下來。 只是這個時候大量的蚊子也出動向我們開始進攻了。 明天我正式開始醫院的工作,準備接管五十張床位的醫學統籌職位。
分類: 

回應 (1)

  • anon

    祝福一切平安顺利。

    2 月 18,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