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還是沒有能夠挺過去,今天早上回到病房,被告知病人已經在昨天晚上去世。雖然這件事情在預料之中,但是真的發生的時候還是難以釋懷。 另一方面,最近幾天來新的病例數目有了明顯的下降,比如今天全天只有三例新病人,同時需要接受手術的重症病人數目也有了顯著的下降。病房裡這幾天陸陸續續有人出院,因此兩個病房中的總住院人數逐漸下降到四十個人左右。 今天是這家醫院舉行醫生例會的時間,早上九點所有醫生在會議室開會討論各病區的疑難病例和存在的問題。要知道這家醫院一共只有九個醫生,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地級市範圍相當於布隆迪的一個省,從這個角度看來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布隆迪的醫務人員佔當地人口數目的比例大致相似。我作為無國界醫生的醫院合作方,這是第一次參加類似的會議,會議上大家討論最近醫院發生的一些事情,還有複雜的病例,感覺增加了不少見聞。 這裡的醫院和國內相似,缺乏政府補貼,因此病人需要支付一定費用才獲得相應的藥品和醫療服務,許多欠費病人會因為這個原因在治療結束之前逃走。每個病區的負責人都會提到上周逃走病人的數目,一般在每周一到兩個。婦產科病區的醫生特別提到上周他出於憐憫心理為一位貧窮的孕婦進行了剖腹生產手術,結果病人手術後不久就逃回家,並拒絕支付手術費用。在座的醫生們為討論是不是需要向警察局報告以便追討費用商量了很長時間,最後也沒有得出什麼像樣的結論,只好不了了之。 在討論疑難病例時,我見到了其他病區的一些複雜的病例。出乎我意料之外,這裡的醫生其實水準挺高的,醫院的醫學主管是一位眼科專科醫生,曾經在歐洲接受過很長時間的專科訓練。另外這家醫院擁有超聲和X線攝片設備,還有一個規模不小的血庫,應該說在中非和東非這個地區屬於水準相當高的醫院了。我也簡要地報告了前一天死亡的那位元老太太的情況,最後大家一致認為這位病人因為之前在外院進行的手術,同時患者年齡太大,術後出現了急性肺水腫合併感染性休克,另外手術切口的情況未知,說不定發生了腹腔內感染,甚至吻合口破裂也未可知。最終的結論恐怕只有進行了屍體解剖才能夠明確。 這裡的醫院手術水準其實並不怎麼樣。在我們到來之前,這裡進行的五十多例手術,發生了二十二例死亡,儘管有客觀上手術器械不完備、病人送到醫院已經在家拖了很久、患者自己吃傳統藥物令治療延誤等原因,但是這個死亡率不免也太高了。同時前些時間接受手術的病人有許多因為術後感染的原因,手術切口和吻合口長期不能癒合,因此只能一直在病房中住院下去。我每天查房面對這些相同的病人,除了進行傷口換藥和腸道營養支持以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辦法。與此相比,我們的隊伍在這裡進駐兩周,進行了類似數目的手術,到目前只有五例死亡病人,而且幾乎很少發生術後感染,更不用說腸瘺了。 到今天為止我來到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緊急項目組已經有一周時間了,基本適應了這裡的工作。其實在這裡因為只要負責醫學技術上的問題,不再需要書寫報告和進行統計,因此白天有時候會很忙,但是總體上工作反而較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時候輕鬆不少,畢竟肩膀上的責任減輕了。
分類: 

回應 (1)

  • anon

    我一定要尽快学好英语,加入你们,参与这一直向往的工作。祝福,加油!!

    4 月 08,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