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清晨一點鐘的時候,估計是被殺蟲劑熏得暈頭轉向,一隻巨大的蟑螂鑽進了我的蚊帳,當蟑螂從我的腿上爬過去的時候,我幾乎緊張地直接從床上彈起來。一時間睡意全無,找到眼鏡打著手電筒開始滅蟑螂,估計這個可惡的東西吸多了蚊帳散發出的藥物,呆頭呆腦的,很快這場戰鬥就以我的勝利告終。只是這麼折騰一下,但是再也睡不著了,在床上翻來覆去一個多小時才再次昏昏睡去。 今天可以稱得上是我到這裡以來最熱的一天。下午的天空中只有幾絲極細極細的雲彩,一絲風也沒有,高大的棕櫚樹上巨大的樹葉一動不動,四周沒有一點聲音,世界仿佛進入了暫停狀態。只有高空中盤旋的鷹,看起來只是一個黑點;還有在亂石堆上抬著頭長時間紋絲不動的蜥蜴,突然尾巴一抽,就轉入草叢消失不見。 工作方面,看來疫情真的已經接近尾聲,我的一位同事開始計畫項目點逐步退出的時機,並準備向基層醫療點捐贈的藥物。因為兩個基層醫療點病人數明顯減少,我們決定停止對這幾個衛生設施的支援,因為這個原因,今天早晨我們有三位隊員先期返回首都金沙薩。 在前幾天的時間裡,我們的後勤人員也沒有閑著。他們在醫院裡建立起了用於晾曬衣物的木頭支架,為病人的家屬在病房邊上設立了一個涼棚。這樣他們就能夠在病區外邊做飯,並且在下午的時候可以在棚子下休息而不必擔心強烈的陽光。他們還對年久失修的手術室供水系統進行了維修,更換了水箱,那個水箱看起來似乎是從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文物。 無論如何,醫院的項目點是最後撤離的,我將是最後一批撤離的人員。病房裡的病人逐漸一個個痊癒出院,新病人的數目遠遠小於出院病人的數目。手術病人和危重病人也漸漸減少。今天我查房的時候開出了將近十個出院病人,而入院的病人數只有三個,而且兩個是病情較輕,只有一個可能需要手術。一間病房因此變得空空蕩蕩。 項目統籌告訴我,這是非常正常的現象,說明疫情已經得到了控制。我們的健康宣傳隊進入各個村莊宣傳衛生知識並同時進行水源氯化消毒。大部分病人在基層醫療點得到了及時免費的治療,因此不太可能會進展成為腸穿孔。而之前腸穿孔手術出現後遺症的病人經過我們的營養支持,也在兩周後逐漸出院,現在只需要傷口幾天換一次藥,就可以等待拆線。看著這樣的工作成果,令人非常具有成就感。 我們可能會在下星期將兩個病房重新合成一個病房,有了更多的空閒時間後我會對醫院的醫務人員進行相關的培訓,保證在我們隊伍離開以後這裡也能夠保證一定的醫療品質。 此外,今天晚上九點的時候再次被病房的護士召喚。來了一位轉診過來的可能是急腹症的三歲兒童。在黑夜中匆匆趕到醫院,常規處理後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到駐地。到達基地的時候頓時感到非常疲憊。 在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裡,一支十人不到的小隊就進行了如此之多的工作,基本控制了這個將近四十萬人口的城市的傷寒疫情,專業性和效率幾乎令我感到震撼。怪不得在無國界醫生中有這樣的說法︰「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緊急項目組是精英中的精英,他們常年奔波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廣袤國土上。他們的工作如同輸血,為一個個資源匱乏基層醫療點不斷注入活力。」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