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又到了周日,不過在這裡周日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只是一個與其他時間一樣的工作日罷了,只有下午才能夠稍稍休息一會。 今天的日程照例是早起,吃早飯,查房。早上收了一個新病人,開出了幾個出院,同時為外科醫生完成兩個病人的手術前準備。等到一切結束已經是午飯的時間了,下午總算到了休息的時候,我一邊吃飯一邊想。 吃晚飯突然睡意襲來,我回到房間開始午睡,沒想到不到兩點的時候就被病房裡護士的電話驚醒。原來是又從基層醫療點轉診來了兩個新病人,沒辦法,起床匆匆趕往醫院。 所幸兩個新病人情況不重,處理完畢我也沒有了睡意,只是感到肚子又餓了,時間也到了下午四點,我於是前往了這個城市為數不多的一個餐廳。 說是餐廳,其實只是河邊的幾個草棚子,老闆是一位比利時人,在這裡已經經營了六年。 我坐在河邊的塑膠凳子上,邊上是緩緩流淌的Kwilu河,河水綠的發黑,不時有趁著獨木舟的漁民經過。河對岸是一片不高山坡,山坡上一排排土坯房錯落有致,點綴著高大的棕櫚樹,其間是翠綠的草甸。今天是難得多雲的天氣,河邊的空氣濕潤陰涼,涼風習習,抬頭可以看到鷹在高空緩緩盤旋。這樣的一個下午,坐在這樣的河邊看書,我感到心中充滿了平靜。 我點了肉串和炸薯條,慢慢地品味這難得的下午。慢慢地,遠處的房屋升起了炊煙,暮色和淡淡的輕霧在河邊升起,遠處樹木的輪廓漸漸變得模糊起來。我打電話給司機,準備回駐地。 前幾天我在醫院內閒逛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建築,那是國立控制河盲病的辦公室。 河盲病的學名是盤尾絲蟲病,這種疾病是由於一種吸血昆蟲引起的,這種寄生蟲流行於非洲中西部地區,常常寄生在皮下和結締組織,並可以因眼部病變引起眼結膜充血水腫,直至引起視網膜及脈絡膜炎症而導致失明。據統計全球感染人數有一千八百萬人,眼殘者一百萬人。 寫到這裡,我開始擔心前幾天腿上的一大塊至今尚未退去的皮疹,會不會是盤尾絲蟲病引起的皮下結節?無論如何,等到這次任務結束以後我需要進行一次徹底的驅蟲治療。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