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疫情應該是逐漸趨於平靜,因為無論是基層醫療點的就診數,還是新入院的病例數相比我們剛到時大幅減少。而且手術病人數目和疑難病例也減少了許多。醫院門口曾經能夠坐滿五條長凳的候診病人漸漸減少到不滿兩條長凳;兩個星期前所有人總要忙到下午五點鐘才能夠處理完手中的事情,現在剛過中午病房裡就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了。全體隊伍除了外科醫生,昨天因為一個複雜的手術,外科醫生開刀結束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中間都沒有顧得上吃飯。 前線統籌告訴我,這正好說明了在我們的救援下,傷寒疫情已經得到了初步的控制。昨天是周一,但是除了轉診的三例需要手術的腸穿孔病人,新入院的病人並沒有較其他日子增多。昨天我們全體的例會上,決定從二月初開始逐漸減少對基層醫療點的扶持力度,並把工作重心轉到技術培訓和醫療監察上面,並準備向各個當地醫療點贈送一批藥品和檢查器械,保證在我們離開這個項目點以後,這裡也能夠保持一定的醫療水準。 此外,今天我還被同一家醫院,來自另一個組織的一位德國護士召喚,她所在的兒科病房有一例難以診斷的病例。 當時我剛查完病房,而新病人還沒有到來,於是我前往兒科病房。兒科病房擠滿了就診的兒童,這也是有非政府組織支援的科室的典型景象,因為只收取象徵性的就診費用或者像我們這樣的乾脆免費,吸引了附近的大批兒童前來就診。這是一個六歲的兒童,發熱三天,當地醫院診斷瘧疾,給予奎寧注射治療五天沒有緩解,因此來到這裡。這裡的醫生開出了一張巨大的處方,不僅繼續給這個兒童口服奎寧,而且還加上了抗生素,護士有點放心不下,因此打電話給我讓我前去會診。 經過仔細的查體,我發現這個兒童有嚴重的貧血,這正是瘧疾感染的典型表現。當我問起當時是否進行了瘧疾檢查,孩子的媽媽告訴我說沒有。這也是當地醫院常見的情況,因為這裡的兒科病房給兒童提供免費的醫療,因此醫院無利可圖,只好大大增加化驗室檢查的費用。因此臨床醫生只能通過臨床經驗為無法進行檢查的病人作出診斷。 我從自己科室取來了瘧疾快速檢測試劑盒,為給這個兒童進行了檢查,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是陽性結果。「那麼為什麼之前奎寧治療無效呢?」護士不解地問。我告訴她︰「那是因為人類使用奎寧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許多地區的瘧原蟲已經出現耐藥,使用青蒿素複合製劑對於奎寧耐藥的病人效果更好。」 這裡的醫生因為檢查條件有限,習慣性地採用「大包圍」的治療策略,不管三七二十一,抗瘧疾藥物聯合抗生素聯合抗寄生蟲病藥物,這些藥物中總有一個對症。在這麼多家醫院學習和工作過,我自己感覺一般技術水準越低的地方,越是傾向於使用抗生素,而且是高級的抗生素。而事實上這個孩子只是簡單的瘧疾合併上呼吸道感染,根本不需要使用抗生素的。我給這個孩子開出了青蒿素複合製劑、撲熱息痛還有補鐵藥物,事了拂衣去。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