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就聽我的醫學導師這麼說過:「在抗生素使用不廣泛的地方,抗生素效果越好。」每次說到這裡,他就會舉他在西藏參加醫療隊的例子「在那裡使用最簡單的抗生素就能夠控制住最嚴重的感染,效果驚人,和我們這裡(上海)完全不一樣。」 的確,在從未使用過抗生素的地方,耐藥細菌的比例很低,所以能夠輕易被藥物殺死。而當抗生素使用越來越廣泛,耐藥細菌就因為生存優勢被選擇出來,於是醫生不得已使用更強的抗生素,病菌也演化出更強的抵禦機制。仿佛一場無休止的軍備競賽,其中沒有真正的贏家,不過最後的輸家永遠是病人。他們不僅要成為耐藥細菌和抗生素對抗的戰場,而且要承受強效抗生素的種種副作用。 作為血液科醫生,我對各種感染並不陌生,患者因為化療後產生免疫抑制或是免疫機制紊亂,很容易發生各種感染。而醫院又是各種耐藥細菌產生的溫床,這些細菌如同臨床醫生的惡夢一般,即使好不容易把感染控制住,病人也會因為藥物的各種副反應以及曠日持久的發熱最終拖垮。 我們的病房中還有一位骨瘦如柴的病人,這個病人之前在外邊的醫院因為腸穿孔進行了手術,術後發生嚴重的腹腔感染和腸瘺,腸道內容物和膿液通過肚子上的竇道流出體外。來的時候情況非常差,不但發著高燒,而且因為長期消耗營養條件極差,皮包骨頭象骷髏一般。我們的手術團隊冒著很大的風險為他進行了壞死腸段切除加遠端封閉,近端腹壁造口手術。隨後幾天又進行了一次腹腔內沖洗手術,手術很順利,前天的時候進行了最後一次手術,我們吻合了這個病人的腸道。而且在聯合二聯抗生素使用下,這個病人的感染情況得到了明顯的控制。現在他已經拔掉了胃管,能夠獨立進食了。 這兩個星期以來,他的父母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不是給他餵水餵飯,就是翻身擦身,她的母親有空就祈禱,晚上兩位老人就睡在病房的水泥過道上。剛來的時候他們愁眉不展,見到我就詢問治療的情況。病人的母親聽不懂法語,也和她的丈夫一起緊張的望著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的嘴唇,仿佛這樣就能夠明白我的意思。看著病人一天天好起來,今天已經可以進食流質食物了,他們笑得臉上皺紋都舒展開來。 看來天下的父母心情都是相似。 「我們本來已經準備好埋葬他了」這位年邁的父親喃喃地說︰「幸好上帝聽見了我們的祈禱。」
分類: 

回應 (4)

  • anon

    祝你一切是顺利多与爸爸妈妈保持联系,现在医院新大楼启用了,不是很理想,但是缺陷也是一种美,没有缺陷,世界是一样的,就没有美感!

    3 月 06, 2012
  • anon

    什么时候回来啊

    3 月 20, 2012
  • anon

    祝你完成任务平平安安回家。

    3 月 21, 2012
  • anon

    很多人在默默支持著你們.只能說感謝.!

    五月 04,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