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了剛果的任務,現在的我再次踏上前往南蘇丹的旅程。 南蘇丹的馬班(Maban)項目點位於南北蘇丹以及埃塞俄比亞三國邊境地帶,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緊急項目,而且從目前看來,情況似乎在逐漸惡化當中。我最早接收到的任務簡報稱難民營的人口為大約八萬人,不到幾個禮拜的時間,隨著邊境地區衝突加劇,難民營的人數已經達到大約十五萬多人,更嚴重的是,難民的人數正在以每天兩千人的數目增加。這個地區的人道危機已經達到救援人員以及聯合國難民署所能夠應付的極限。以致於我們組織的南蘇丹項目總管稱「這裡可能出現噩夢般的景象。」 鑒於目前的緊急情況,無國界醫生的各個行動中心都根據實際需要派出了大量的救援人員,但是由於南蘇丹地區缺乏最基本的基礎設施條件,馬班項目點的後勤幾乎完全依靠空運,而且當地正處於雨季,給行動帶來了相當大的困難。 在出發前,我在香港辦事處有機會同幾位曾經參與過南蘇丹項目的救援人員交談,向他們請教在南蘇丹需要注意的地方。辦事處的總幹事卡磊明告訴我他在南蘇丹的經驗:「那裡是後勤人員的惡夢,有時候一個廢棄的木托盤都可能成為我們意外的收穫,因為你無法想像那裡的環境。有時候我們甚至連找石頭也有困難」。是的,我已經從其他人那裡聽說同樣的事情,我將要去的南蘇丹地區土地幾乎都是由黏土構成,很難找到大塊的石頭。在旱季泥土結成塊狀,土塊的隙縫裡生活著各種爬行動物和昆蟲;而到了雨季,這裡的泥土只要經過了第一場雨,就會變得極其黏稠,黏附在一切經過的東西上,而且完全不能承重。小到一般的鞋,大到汽車,都會陷入淤泥之中動彈不得。因此用一位蘇丹籍救援人員的話說:「在旱季每次穿鞋需要倒過來顛一下,避免其中藏有蠍子和蛇,而在雨季只能依靠長筒膠鞋移動。但是最最最重要的,無論怎麼饑渴,都不要飲用未經過處理的水。」 這個地區保持著人類剛起源的樣子,當地社會依舊以部族的形式組織,許多人至今依賴畜牧為生,因此牛群是重要的財富。這裡經常發生因為牛引起的部族衝突,只是由於蘇丹幾十年的內衝突,大量武器流入民間。曾經習慣以木棍和大刀解決爭議的人現在拿起了半自動步槍,因此衝突可能引起非常嚴重的後果。目前駐紮在南蘇丹的聯合國維和部隊的一項重要工作便是以自願的方式解除當地部族的武裝。 行動出發前在布魯塞爾我只停留了一天多時間,在行動中心我見到了將和我前往同一個項目點的後勤人員Max,他是法國人,一個強壯的大塊頭,曾經參與過許多非洲的項目。儘管因為航班不同,幾天後我們就會在項目點見面。我還見到了在剛果有一面之緣的一位意大利麻醉科醫生Cristina,她即將前往布隆迪的項目,我向她談起幾個月前我在布隆迪的經歷,然後互相祝願在彼此任務順利。 於是不禁令人感慨世界就是那麼小,有人剛剛抵達,其他人已經準備出發。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