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多月的休息以後,我接到了新的南蘇丹任務任命,重新回到了非洲。 去年七月份進行的全民公決以百分九十九的壓倒多數令南蘇丹從蘇丹分離出來,這是世界上歷史最新的國家,也是一個經過了四十多年戰爭,百廢待興的國家。 幾十個小時的飛行,從中國出發,經過香港、多哈、埃塞俄比亞首都斯亞貝巴,終於來到了南蘇丹首都朱巴(Juba)。 朱巴的景色和一般的非洲城市沒有什麼兩樣,只是相比其他國家的首都,它的建築稍微寒酸了一點,到處是鐵皮屋頂的平房。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隨著大量移民從北蘇丹等地歸來,這個城市正在迅速地膨脹當中,隨處可以見到繁忙的工地,一到夜晚,到處是發電機的轟鳴。眾多的車輛也讓狹窄的馬路顯得略為擁擠。新國家的發展需要大量的工程,其中湧現了極大的商機,鄰近國家的人紛至遝來,肯尼亞人、烏干達人、當然也少不了在非洲隨處可見的中國面孔。在朱巴辦公室有人告訴我,前面的一幢粉紅色的六七層樓高住宅樓是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內興建起來的,這種建設的速度讓這些歐洲人驚訝不已,但是實際上這只是普通的「朱巴速度」而已。 在朱巴,「北京」是北京朱巴飯店的簡稱。早在幾年前,這個以活動板房建立起來的酒店就吸引了包括中國使館和聯合國一些機構入住。因此北京朱巴酒店幾乎成為在南蘇丹中國人的總部。與之對應的「上海」,其實是一家叫做「上海東方明珠」的中餐館,還有「重慶」、「四川」,都是中國餐廳的簡稱。甚至在靠近機場的地方有一家叫做「萬家利」的中國超市,由此也可以想見這裡中國人的數目之多。 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出發,我來到市場採購所需要的物品。市場上節奏強勁非洲音樂放得震天響,幾乎讓我有回到了布隆迪和盧旺達的感覺。出乎我意料之外,貨架上的商品種類異常齊全,從各種品牌的收音機到手機,還有各種的熱帶水果,幾乎應有盡有,只是價格不菲。其中自然有大量的來自中國的商品。隨行的當地員工告訴我這些商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從肯尼亞等周邊國家進口的,不過他相信隨著這個國家逐漸走上正軌,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也能夠生產出類似的商品。 在這個可能是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的街頭,卻有當地人使用嶄新的iPhone手機,並不寬闊的道路上無人看管的羊群和嶄新的陸虎越野車一起緩慢移動,無國界醫生辦公室的比利時藉工作人員穿著國內已經並不那麼多見的「飛躍」牌運動鞋。全球化就這樣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把這個世界奇妙地組合在一起。
分類: 

回應 (2)

  • anon

    我愿意在非洲去 无论遭遇什么 去度过真正的生命 我将学医 不愿意在电视机前一次次哭泣 我爱非洲 生命只有一次 我愿意 将自己的青春 爱情 生命 统统服务与我深深爱着的非洲

    6 月 16, 2012
  • anon

    周大夫,我们非常想念你啊,你是好样的

    7 月 12,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