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蘇丹行醫,特別是在遠離城市的邊境行醫,可以見到在發達地區難以見到的種種情況。在這裡的短短3個月時間,我有幸見識到了之前只在書本上學到過的許多疾病,比如狂犬病和破傷風。另外我剛到達項目點的時候,作為唯一的內科醫生,我還需要處理許多屬於我專業以外的情況,象兒科,婦產科,還有新生兒病。 婦女和兒童永遠是最脆弱,最容易受到傷害的人群。在難民營中的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男人們把全家送到位於南蘇丹的上尼羅河州邊境地區,轉身又回到戰火紛飛的蘇丹青尼羅河州,有的希望在衝突中保全家裡的產業,有的人本身便是交戰方南蘇丹解放軍北方局的一員。
© Frick ZHOU
孩子剛剛出生的樣子。為了防止混淆,我們在嬰兒的手腕上綁上紗布條。一條的是老大,兩條是老二,三條的是老三,儘管他的體重反而是最大,也給我們帶來了最多的麻煩。

一天夜裡,我和助產士合作處理了一例相當複雜的接生。 孕婦是在白天到達的,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巨大的肚子,和孕婦瘦小的身體幾乎不成比例。這樣的腹部用西瓜來形容絕對沒有誇張的地方,幾乎和氣球一樣在身體的中部突出來。產前檢查的時候,我們沒有超生設備,依靠體格檢查和聽胎心的喇叭形聽筒無論如何也不能確定胎心的位置和胎兒的體位。不管怎麼樣,胎兒足月是確定的,我們把孕婦收住產房。 晚上10點鐘的時候,分娩開始了,前面兩個都很順利,但是第三個卻始終無法出來,當地員工叫我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我趕到產房的時候,孕婦的肚子明顯小了一圈,但是還有普通產婦的大小。最糟糕的是,因為之前兩個孩子的出生孕婦明顯已經耗盡了體力,而且產道一直在流血,我擔心她可能已經出現了休克的跡象。我幫助護士開放靜脈通路,補液,穩定血壓。經過努力最終第三個孩子還是順利出生,有趣的是,最後出生的孩子體重反而是最大的,有將4斤多重,而且體位不是很好,這應該就是造成難產的原因。不管怎麼樣,他最後從母親肚子裡出來,只能成為老三。
© Frick ZHOU

孩子全部出生以後,我才注意到3個孩子都是男孩,我們分為兩組,一組處理新生兒,另一組照顧產婦,所幸胎盤娩出的過程還算順利,母親也沒有更多的出血。我們有條不紊地為新生兒稱重,注射疫苗和維生素K,三個孩子的眼睛都還睜不開,最小的只有1.2公斤。但是他們都很健康,而且是足月,所以估計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 孩子的母親因為失血過多,因為產後觀察的原因在病房裡多呆了1天時間,產婦的恢復也不錯,生產後母親的血色素跌到6克,但是考慮到孕婦的情況基本穩定,我們最終避免了輸血。後來,當地員工告訴我他們在社區裡為母親找到了一個奶媽,這樣3個孩子的吃奶都得到了保障,在我快離開南蘇丹的時候,我在產後門診再次見到了他們,這3個孩子都很不錯,2個月多的時間之後,他們在體重上和一般的孩子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