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ck ZHOU

因為所有的補給基本上依賴空運,所以新鮮的蔬菜和水果在項目點是永遠供不應求的,為了滿足救援人員的需要,我們有時候會自己開闢菜地。 熱帶非洲的雨季有極為豐富的雨水,土地肥沃得可怕,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東部地區,我曾經親眼目睹山體滑坡後,道路邊上露出厚達兩三米的黑色土壤。但是因為持續的戰爭,這裏的土地資源遠遠談不上被充分開發。無怪乎最近幾年有大量的中國人前往非洲承包土地,以機械化的方式開墾農田。不過目前只限於一些政局相對穩定的國家,至於國際人道組織的工作場所,一般的商人、淘金者或者淘金者也很少涉足其中。 開闢菜地其實並不是我們組織的任務,更大程度上是救援人員的業餘活動。因為安全管制的原因,工作以外的很多時間禁止未經允許擅自外出,種地也成了消磨業餘時間的方式,儘管在緊急項目點,空閒時間每週只有可憐的半天。 在首都朱巴待命準備出發時,有一個剛從前線回來的人告訴過我在馬班項目點,因為新鮮蔬菜極度缺乏,他們曾經嘗試著種地。花了一個週末開出一片不大的菜地,播下種子以後蔬菜長得飛快,可是當蔬菜長到豆芽大小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里來了大量的昆蟲,把葉子咬得七零八落。後勤人員們有自己的辦法,他們把用於飲用水消毒的氯化藥片配成一定的濃度,噴在菜園子裏。結果昆蟲自然是除乾淨,嬌嫩的蔬菜也同歸於盡。 在多羅項目點,我們也嘗試著在防空壕溝邊開出一片菜園。儘管只有幾分地,不過卻花了許多心思。比如要從後勤倉庫裏找來十字鎬和鏟子,要把地裏的石塊清理乾淨,在挖出一尺深的排水溝,其中的不易出乎工作開始前的想像。一共花了三個週末的時間才開出小小的三條田壟,然後分別種上了不同的蔬菜。 第一條是生菜,第二條種上了甜瓜,第三條栽上的是芥蘭。最後這些植物都長得不錯,沒有使用任何的化肥或是農藥,這些是真正的綠色有機食品。我們在一個週末分享了菜園的收穫,生菜沙拉的美味至今讓我難以忘記。這可能是我吃過的最好的生菜,不過話說回來,在一個多月缺乏新鮮蔬菜的環境裏,任何蔬菜都是難得的美味。 唯一的遺憾是甜瓜的生長期太長,從播種到收穫需要至少三個月時間,一直等到我離開,甜瓜都沒有成熟,不過瓜藤長勢喜人,在瓜架上攀附了足足有一米多高,也開出了鮮豔的黃色花朵。 在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的思緒不禁又回到了南蘇丹那片我工作了三個月的地方。不知道甜瓜現在有沒有成熟,也不知道後面一批救援人員有沒有在菜地裏種上新的品種。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