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一個月後,在慢慢開始適應南蘇丹的工作的時候,我們的診所迎來了我來到之後最大的緊急情況。現在我回想起來,這可能是上天的考驗。
© Frick ZHOU
雨季來臨時候的醫院——水漫金山。

隨著雨季的真正來臨,大雨也淹沒了處於低窪地帶的大半個難民營。大量的雨水不但帶來了大量的蚊蟲,孩子們也不得不忍受晚上刺骨的寒氣。試想在忍饑挨餓的情況下,住在被洪水淹沒的帳篷裡,裹著被雨水打濕的濕冷毛毯,這是多麼可怕的情況!於是,這裡出現了大量的瘧疾和呼吸道感染病例,其中的許多是不到五歲的兒童。事情的變化快得出乎任何人的想像,毫無徵兆地,我們的住院病人數目在兩周不到的時間裡從每周十個左右的病人,飛快地上升到每周二十個,隨後是四十個,到了第四周,這個數字達到了頂峰,八十六人次的入院! 很難想像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情況,我們的床位只有四十張左右,這還包括了收治重症營養不良兒童治療的深切治療性餵食中心的八張病房,實際上我們能夠使用的床位只有急症室的六張床位和內科治療病房的15張床位,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增加病床數目的話,以平均每個病人住院三天計算,床位利用率至少達到175%,而這是不可能的。 不過對於我們來說,在經歷了最初幾天的手忙腳亂之後,我們很快就盡可能地給意想不到的疫情找到了解決的辦法。我們盡可能為每一個病人找到住院的病床,因為正式的鐵制床鋪和床墊早已用盡,後勤人員告訴我,他們除了向朱巴方面要求緊急支援以外,還動員所有的當地員工在市場上尋找可用的木床,我們想盡辦法把床位增加到六十多張,並且在醫院的簡易板房邊上搭起了巨大的臨時帳篷,用作病人的觀察室。 除此以外,我們醫療團隊經過討論,改變了病人住院的流程,我們不但把急症病區的床位增加到十張,還最大程度地利用急症室靠近門診和住院病區護士工作站的有利條件,專門收住一些危急和重症的病人,這樣既可以隨時觀察病人病情的變化情況,也有利於及時處理。等到病人的情況稍微穩定,這個病人就被轉移到一般住院病房接受常規治療,在那裡我們盡可能保證每天至少一次的查房。如果治療順利,一般幾天以後病人就能夠出院,在病人等待回家的汽車或是遇到我們不確定病人是否完全康復,我們會把病人安置在臨時帳篷裡觀察幾天再放心地讓他們回家。當然,病人和陪護者在所有住院期間的飲食都是由醫院廚房提供的。 出院的病人可以免費獲得一條按照聯合國難民署標準製造的保溫毛毯、一頂蚊帳和一塊肥皂,孕婦能夠得到雙份。至於營養不良的兒童,他們出院的時候我們除了分發足夠支持到下一次門診的藥物和高能營養糊,甚至還有六盒壓縮餅乾作為保護性食物配給。這樣的話,整個家庭都能夠得到足夠的事物,其他的孩子也不至於因為饑餓而搶食營養不良兒童的特殊事物。 看到病人出院永遠是最值得我們自豪的事情,儘管他們當中的一些不久以後又會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再次住院。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