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一同在前線工作的周吉芳醫生告訴我:「我們認識霍亂、腦膜炎、瘧疾、天花……它們是上世紀奪去數以百萬計生命的古老疾病。在很多發達國家,人們因為可以接種疫苗和得到較佳的醫療護理,這些疾病不再是不治之症。但在這裡數周,我已看到數以十計感染了這些古老疾病的病人。」 我們先說一下霍亂爆發。當飲用水被污染或衛生設施的規劃欠佳時,霍亂特別容易爆發。霍亂疫情是一種緊急情況:第一個治療設施必須在疫情爆發的24小時內運作。由於霍亂具有高度傳染性,病人必須立即接受隔離,而毋須等待化驗結果。假如控制疫情的措施不足,霍亂可以導致高達20%至50%的死亡率。 我正在南蘇丹的多羅營地,負責建立一所設有120張病床的霍亂治療中心。過程充滿挑戰。 由於從治療中心而來的廢水帶有霍亂孤菌,具有高度傳染性,因此我們在排出廢水時要十分小心以避免造成污染。我們仍在和當地社區的領袖研究廢水排放的選址。這個地點必須遠離社區,而且不會受水浸影響。 雨季來臨,容易形成池溏。人們喜歡於烈日下在池溏中游泳。但問題是有些公廁受雨水泛濫影響,令排泄物與池水混在一起,為疾病的傳播提供了極佳的媒介。 我們需要與時間競賽。我希望不會有需要使用這所中心。

回應 (1)

  • anon

    Support you all :)

    10 月 22,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