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非的愛滋病結核聯合診所裡,打開厚重的病例記錄,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裡巨大的疾病負擔。 耐多藥肺結核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是一對致命的疾病組合,在貧民窟中收割著最窮困者的生命。開普敦附近的卡雅利沙鎮可以稱得上是適合誕生耐藥結核病的極好溫床:這裡居住著五六十萬來自東開普敦的季節性工人,在開普敦工作,在鎮裡的各種鐵皮房居住,只有節假日才返回老家與家人團聚。擁擠的居住條件,高達20%的愛滋病感染率,以及不規範的服藥習慣,不斷催生著耐藥病毒和耐藥結核菌的出現。 當一個病人因為種種原因感染了耐多藥肺結核菌株,若是繼續不規範治療,疾病將會向更加難以控制的方向發展,最終發展成為泛耐藥結核病,甚至全耐藥結核病。 更為可怕的事,由於缺乏規範治療,甚至根本沒有治療,耐藥結核病正在社區內傳播。包含在飛沫中的結核菌可以在離開人體後存活幾個月之久,大量未經診斷的患者可以迅速將突變的菌株傳播給附近的人。所欲許多從未感染過肺結核的病人初次發病便是耐藥菌株的表現。 治療耐藥結核病不但耗時且復發率高,耗費同樣巨大。在尚未建立起全民醫療覆蓋的國家和地區,不斷的有新的病人被傳染,依靠病人自己的支付能力,基本上無從承擔巨額的醫療費用。大量未經治療的開放性肺結核患者正時刻將疾病傳播給周圍體質虛弱的人。 儘管結核病每年奪去兩百萬人的生命,但是這兩百萬人大多居住在發展中國家,而且是發展中國家中的窮人,根本無力承擔任何治療費用,西方國家的大型制藥公司很少有動力開發針對肺結核的新型藥物。 我在培訓的過程中常常看到這樣的故事:某個病人曾經在幾年前由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感染而造成免疫力下降,感染了普通的結核,經過治療後治癒,隨後開始抗逆轉錄藥物治療,因為病人自我感覺好轉,於是自行中斷服藥。過了一段時間後病人再次出現,之前被藥物暫時壓制的病毒往往捲土重來,而且結核也開始死灰復燃,而且這次是棘手的耐多藥結核菌或者泛耐藥結核。醫生不得不使用二線藥物進行長達兩年的治療。二線藥物不僅價格昂貴,而且毒副作用更大,在兩年的時間內,如果病人不能完成整個療程的治療,則很有可能讓病菌對二線藥物產生抗藥性,對此類突變的致病菌,我們手中可用的治療手段極為有限。 我至今記得一位血液科的教授在主任查房的時候對一位診斷為再生障礙性貧血的患者這麼說:「我年輕的時候,你這樣的疾病需要住院一年以上,現在只需要住院(免疫抑制治療)三個月就可以看到治療效果。」我希望等我五六十歲的時候,可以這麼和年輕的醫生說:「我年輕的時候,耐多藥結核病需要持續治療兩年,但現在可以在一周之內解決問題。」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