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的小朋友John(化名),基本上係由兩個女人(職員和媽媽)打橫抬進來的,遠處看,仿如兩位工人抬著長長的木板一樣。 John和很多這裡的小朋友一樣,都是因為發高燒今早來睇醫生。但是在門診排緊隊的時候就忽然倒地抽筋。呢度沒有輪椅,也沒有輪床,幾個人夾手夾腳抬佢去病房,這是常識吧。 由門診走到病房大約有500米的距離,當中要經過之前常說的草地和沙地,係呢度門診做職員,原來需要三項鐵人的身手。抬頭望見兩個人係38度之下抬緊個人過黎,Vincent咀裡「Oh!」了一聲(下刪一個字),然後大聲問「What happen?」(發生什麼事?),職員一邊抬一邊氣喘地回一句「Convulsion」(抽搐),簡單的一問一答,這就是這裡的「R房留位」(Resuscitation Room 搶救室)了。 於是Vincent第一時間載手套,同下令趕走在入口那張床上洗緊傷口的細路仔,同埋大聲叫醫生的名字,由抬上床來一個復原臥式到打左個drip前後唔駛十秒,(連自己都覺得快),醫生見到第一時間叫翻譯問阿媽孩子的體重幾多,然後拿出在口袋裡的計算機係度篤篤篤,轉眼就說出了藥物的劑量,我打完個drip拎轉身,支藥已經係我面前,原來有人醒目一早開定。 就係咁,汗都未出,就已經成功處理左個病人,過了一陣阿仔慢慢醒來。平安夜那天女孩因為抽筋失救而死的事情沒有再次發生,這是我最慶幸的。 來到這裡發現自己還是處理急救方面做得最得心應手,畢竟管理藥房,同埋出30幾友既更期都不是我強項…...(雖然d staff話天秤座既我出duty出得幾好)
分類: 

回應 (2)

  • anon

    I bumped into some MSF promoters when I was in Hong Kong a month ago. They were the fund raising team, a very sincere lady that I will never forget her friendly face. Not to mentioned the very hard works Frontiers like you all working day and night. Salute and Proud of you all !. Keep it up and never give up.

    1 月 31, 2013
  • anon

    你好^^ 我來自台灣~ 目前就讀護理系~ 同樣地有著邁向MSF的夢想=) 現在的我正為此目標而努力!! 每次看到辛苦的前線工作夥伴的blog就會讓我更有動力!! 看到你們為neglected but struggling to survive的人們的努力 和付出,真的令人敬佩!! 我想,我真的找到我人生的purpose了!!願你們平安喜樂^^

    2 月 02, 2013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