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細過的時候有沒有玩過和朋友鬥唔眨眼的遊戲?那是一場誰先放棄,誰便輸了的遊戲。人生,有時候都一樣。 星期一,天陰,狂風暴雨。
© Vincent PAU © Vincent PAU

畢業以後,因為工作是輪班,加上很少看電視的關係,一直對於「今天是星期幾」的概念相當模糊,來到這裡後,由於穩定的上班時間,終於重拾讀書時的感覺。天啊!多麼討厭的星期一,幾時先得黎放假呀? 從昨夜開始,外面不斷地下著狂風暴雨,從窗外看出去看得見樹葉被吹得在空中隨風亂舞,在這空曠的平原裡,一場雨可以下得相當凶。 雖然已經是早上七時多,天色還是跟晚上差不多,坐在車上往醫院的途中,偶然會看見一道閃光從天邊劃過,在天空劃出斜斜的白線,發出轟轟巨響。 進行過一些簡單的交更後,又是時候開始一個星期漫長的工作。當我坐在病房的書桌上進行一些文書工作的時候,忽然看見醫生快速地在我身邊走過,拋下一 句:「Vincent, we have emergency.」原來有個小孩剛剛停止了呼吸。我帶著急救用的藥物和工具跑到床邊。我認得那個男孩,5歲,前天入院,因為感染了瘧疾和肺炎,一直要倚靠著氧氣。我推開 了家人,替小孩做心外壓,而醫生一邊利用急救袋 (Ambu Bag) 替小孩人手注入氧氣(Bagging) ,一邊叫護士翻譯問家人到底發生甚麼事。我做著心外壓的時候才發覺這小孩未免太瘦了吧,身體上的每一條肋骨都清晰可見,好像雙手只要再多用力一點,肋骨 便會馬上折斷一樣。已經過了10分鐘,注射過兩針強心針,但是事情仍然毫無進展,翻譯說家人想我們停止,因為他們覺得小孩被人按著胸口會很痛。 「但是…」我還未說出口。醫生忽然輕輕地按了一下我的手腕,示意要Vincent收手,淡淡地說句:「他早於兩天前就已經需要一台呼吸機了。」當然,呼吸機是一些我們這裡沒有的昂貴儀器。這些機會,不是屬於第三世界的人的。 結果,他就成為了這個星期的「The First One」,上一個星期我們合共有7個小孩離世。所以我說,我討厭星期一。 當我更換著急救的工具,添加藥物準備把它們放回儲物櫃裡的時候,發現病床在儲物櫃旁邊的小女孩呼吸有點怪異,細看之下才發現小女孩其實正在Gasping(一種人在涉死時的呼吸模式),心諗:「又黎?!」 於是,我拿著原本還打算放回儲物櫃的工具,為女孩進行急救和檢查。女孩眼睛掙得大大的,雖然瞳孔還有反應,不過那是一雙沒有生命氣息的眼睛,與其說是掙開,不如說成是沒有閉上可能還來得貼切。儀器顯示,女孩即使早已配帶著氧氣,但是血氧只有70%,是非常危險的水平(正常人無需額外的氧氣大約是 95-100%),女孩明顯是缺氧。假如事情發生在香港的急症室,那就相當好辦了,先把她送到儀器齊備的急救房,給予15Litre(100%)氧氣、抽痰、注射藥物、麻醉、插喉、接駁呼吸機、然後照X光、抽血再做相關的檢查。快的話,十分鐘內就已經救回女孩的性命。可惜,這裡是離大家很遠的世界。 醫生很快就來到,查看紀錄,原來女孩一歲多,昨晚入院,瘧疾快速測試為陽性,肺部也受到感染,雖然已經注射了抗生素,還是需要倚靠氧氣。了解女孩的體重後,醫生便拿出口袋裡的計算機篤篤篤,很快便計算出藥物的劑量,我則把氧氣較到最大(才不過5 Litre),繼續用急救袋為女孩注入氧氣。儀器顯示血氧輕微改善,但是還是處於危險的水平。於是我移開急救袋,嘗試用喉管和針筒人手替女孩抽痰,成功地抽了一點出 來。接著再做一次按額提顎,嘗試暢通女孩的氣道,之後在她口中放入人工氣道,再繼續人手為女孩注入氧氣。血氧終於慢慢回升,升回100%了,不過還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接下來的才是關鍵。 我們替女孩帶回氧氣罩,觀察女孩能否靠自己維持血氧的水平。不出所謂,血氧即時直線下降。那時候我們都覺得女孩大概是撐不過,心想她快要成 為「The Second One」 了。我只好拿回急救袋繼續Bagging,醫生則替女孩注射高濃度的葡萄糖,護士則為女孩給予點滴。 「已經急救了多久?」醫生忽然問我。 「15分鐘了。」我看一看手錶之後說。 15分鐘可以發生很多事。恆生指數可以上落幾百點,世界上有些人的身家早已幾十億上落;唔玩股票玩Candy Crush都早已經過了很多關,收到很多心心了;不過女孩的情況經過15分鐘還是沒有很大的進展。 醫生問我意見。不如再給點時間她吧,我說。好,10分鐘,我們總不成無止境地繼續下去,她說。 我和醫生心裡明白,這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所有我們可以給予的東西早已經用上了,絕招已出,再沒有甚麼保留,剩下來的就要靠女孩她自己。 我看著女孩睜大的雙眼,那是一雙沒有意識的眼睛,空洞,無神,只是冷冷地看著天花板而已。到底有多少人臨死前看的最後一眼是天花板呢?我不禁地想。 看著女孩家人就在我身邊放聲大哭,我忍不住,用手輕拍女孩的「面朱登」 ,直接用廣東話跟她說:「阿女,比比面,爭氣呀!」那雙眼睛沒有給予我答案,還是一樣的空洞。 15分鐘過去了(我襯醫生走了去收新症,私人醒多5分鐘比阿妹) ,我們再一次嘗試換回氧氣罩,然後凝神觀察。過了一分鐘,血氧還是維持100%,沒有下跌,量度一下血壓也非常正常,當就連我都打算放棄的時候,女孩並沒有放棄自己,我總算鬆一口氣。雖然心裡明白,救得了一時,未必救得了一世,但是,我們總算把女孩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雖然女孩仍然昏迷,不過最危急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兩個小時後,當我和醫生正準備回基地午餐的時候,走過女孩床邊,忽然聽見一陣哭聲。我轉身一望,發現女孩在哭,那是我聽過最叫人感動的哭聲,那代表女孩由昏迷之中甦醒了。雖然只有有限的資源,但是我們利用所學的知識和經驗總算救活了一條寶貴的生命。知識,原來真的可以改變命運。雖然相當疲累,但是那一刻我很滿足,相當慶幸自己能夠身處此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女孩的母親嘰喱咕嚕地跟我說了一大堆話,我其實一句都聽唔明,只能報以一個微笑。不過,我想,此時此刻,又有誰介意她說甚麼呢? 走出病房,雨已經停了,一道陽光從裂開的雲層中透射出來。漫長的一星期,這才只不過是開始。 所以我說,我討厭星期一。 後記:理所當然,上面那幅相就是穿起屬於哥哥的格仔恤衫的小女孩,打從看見她的頭髮開始我就很喜歡。本來還擔心今朝(星期二)返工見唔到佢,誰知原來昨晚凌晨,女孩忽然自己把胃喉拋出,推歪了氧氣罩。現在不需要倚靠氧氣,血氧都維持正常。生命力,原來可以很頑強。看著她那個「懶到爆」的睡姿,忍不住回心微笑。回想昨日發生的事情,一切好似發左場夢一樣。 文章首先於The Hong Kong Originals發表。 http://www.hkoriginals.hk/%E5%8D%97%E8%98%87%E4%B8%B9%E7%9A%84%E6%98%9F%E6%9C%9F%E4%B8%80/
分類: 

回應 (12)

  • anon

    Vincent, pround of you! Keep going!

    2 月 21, 2013
  • anon

    可以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是那么辛福。。加油!

    2 月 20, 2013
  • anon

    你們為南蘇丹的人們帶來了一線希望 you do the good job. 加油!!

    2 月 20, 2013
  • anon

    加油!!

    2 月 20, 2013
  • anon

    在此送上一個護士學生的祝福。 雖然我只是一個yr 1 student,但一直對MSF的工作表示關心和支持,更希望未來可以加入MSF。很高興你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去南蘇丹工作,你的工作帶給我很大的鼓勵,希望你可以繼續努力,珍惜在當地工作的每一刻,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God bless you ~

    2 月 20, 2013
  • anon

    多謝你不放棄的無私精神!

    2 月 20, 2013
  • anon

    Vincent Sir, What you do in South Sudan is a great honor for HK nurses. I love reading your blog and share it out via Facebook and Whatsapp eveytime. I cannot support MSF physically on site but I will support MSF financially. Keep writing your Blog and let us know what is going on in your side. Add Oil!

    3 月 08, 2013
  • anon

    good job, 加油!

    2 月 20, 2013
  • anon

    Good Job Vincent ... ! keep going ... In prayers for all volunteers in South Sudan..

    2 月 20, 2013
  • anon

    很開心你找到自己喜歡的事!加油吧!

    2 月 21, 2013
  • anon

    I sincerely hope that the peoples in Hong Kong will take care more the needies neglecting the Hang Seng index is the merciful and good deed! I would rather see the Hong Kong evil Hang Seng index will be declined to under 8,000. If so, Hong Kong peoples can wash and clean their sins of greed and selfishness. Let's save the lives of the third world's!

    2 月 22, 2013
  • anon

    Vincent, I could only say you're my hero!I really appreciate the job you are doing and your kind heart. I am a RN who only worked for 1.5year, being in MSF is my dream too, I hope you can keep it up and create much more positive impacts to everyone. Again, you are my hero!Add OIL :DD

    3 月 18, 2013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