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對談和心理健康工作坊時的開場白。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個人衛生用品的質素及安全問題備受關注,消毒酒精亦是其中之一。今年2月,海關曾檢獲一批消毒酒精,甲醇含量高達52%;消委會最近也在24款消毒酒精樣本中驗出6款含有微量甲醇(0.007%至0.0336%)。甚麼是甲醇?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護理院舍中,古布洛姆(Stephanie Goublomme)負責統籌無國界醫生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工作,她分享了她團隊的所見所聞,以及為護理院舍員工提供支援的重要性。 那天,我和某間護理院舍的主管通話,顯然他十分苦惱。他的其中一位院友正受2019冠狀病毒病折磨而需要住院治療,但急症服務卻醫院實在沒有床位而拒絕收治他。
2月底,非洲錄得了首個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時至今日,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蔓延至非洲54個國家中的42國。 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和喀麥隆都在最受影響的國家之列,已經出現了本土傳播的病例,並準備了應對疫情。 無國界醫生駐塞內加爾達卡(Dakar)的西非項目經理喬布醫生(Dr Dorian Job)講述了當地現狀和我們關注的重點。
MSF support the COVID-19 pandemic response in Lodi, Codogno and Sant’Angelo hospitals, where the first Italian case were detected. The MSF team, made up of doctors, nurses and hygiene experts, works every day with hospital staff, including healthcare workers, to support them. © Davide Arcuri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已加入對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搏鬥中。直至今日,疫情已擴散至全球200多個國家。 在意大利北部的洛迪(Lodi)省,項目統籌萊波亞醫生(Dr Chiara Lepora)正負責應對疫情工作。無國界醫生在這裡支援當地三間醫院,並向意大利中部的一些安老院提供支援。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以下簡稱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在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中,後勤人員扮演重要的角色,確保我們的醫療隊可以迅速地應對各種各樣的危機。無國界醫生致力實現性別平等,後勤人員卻依然是一個由男性主導的領域。來自比利時的後勤專業人士卡拉(Karla)打破既往的刻板印象,向我們介紹三位女後勤人員如何在南蘇丹嶄露頭角。
當你有成千上萬的病人等著看病,卻只有有限的醫療資源,還有可能為病人提供針對性的醫療護理嗎?無國界醫生的護士迪亞茲(Darwin Diaz)和帕加魯干(Jose Vincent Pagarugan),被派往孟加拉,在世界上最大的難民安置點工作。來看看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團隊,如何在富有挑戰性的情況下隨機應變,提供有質素的醫療護理。  
香港助產士李芷殷 在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無國界醫生是區內唯一提供免費婦產科醫療服務的組織,單在2018年6月及7月,每個月有250至280名婦女到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醫院分娩。當地童婚問題嚴重,女士早於15、16歲時便會結婚、生兒育女。這些年輕婦女的身心發展都未成熟,要順利分娩和學懂照顧新生嬰兒都有一定難度。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