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實錄

今年年初,首支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Kiribati)開展工作,來自澳洲的高級見習急救登記員佩扎克醫生(Dr Darren Pezzack)是團隊成員之一。 「在基里巴斯工作期間,有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當地的醫療護理缺乏最基本的資源,但基里巴斯的醫生和護士卻以令人驚嘆的積極態度應對,另外就是氣候變化的現實及其對當地人的生活造成實際影響。」 這是我在無國界醫生執行的首個任務,而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工作也有了新開始。最初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解釋我們是誰與如何工作、我們在當地做甚麼,...
在南蘇丹的大部分社區,性暴力都是禁忌話題。這是難以想像的,人們根本不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禁忌還影響了其他人的態度。瑪麗的丈夫得知她遭到侵犯後,便與她分手。在丈夫眼中,瑪麗已經「被毀」。
當你跟別人說你在無國界醫生工作時,他們總會問「哦,那你是護士還是醫生?」每個人都以為這是一群醫生在遙遠的地方開設診所。 我剛從阿富汗回來,並完成了無國界醫生的第五次任務。我不是醫護人員,統籌拯救生命的救援項目才是我的工作。
Plumpy’nut─我已數十年沒看過它。 最後一次看到它是我兒時患上營養不良的時候,當時無國界醫生給了我和我的家人這種花生醬,相信救了我一命。
香港爆發 Omicron 疫情,情況令人憂慮。就在感染和死亡人數攀升之際,為了遏止疫情和支援弱勢社群,醫生、護士、輔導員、社工、護理人員、工程師和義工等一眾工作人員在背後馬不停蹄地展開應對工作。讓我們走進社區,細看一眾前線工作者的故事。從他們的第一手經歷,我們得以見證社區正面對何種挑戰和不同人士的堅毅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