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三個月的休息,現在我回到阿富汗!我在一個很棒的晴天抵達,清晨時分高溫還未發威。看來之前幾個月的訓練沒有白費─這次我在拖著行李與背包前往停車場後,就已檢查好自己的頭髮、頭巾(hijab)與傳統長袍(shalwar kameez)。
 
我原本是要前往霍斯特(Khost),再度擔任婦產科醫生國際救援人員的工作,但我突然被調到喀布爾(Kabul)的達什特巴爾切(Dasht-e-Barchi),這是一個相對新成立的項目,支援衛生部服務該市西部的居民。
 
經過簡單的介紹,放下我的背包,切了一個馬鈴薯作午餐後,車子將我們自小賓館送往醫院。我很高興這裡與霍斯特不同,因為我們在霍斯特除了來往機場之外,被禁止任何外出。我們經過無數水果攤,推車上滿是西瓜、哈密瓜、杏桃、芒果與香蕉,提醒我們記得吃水果保持腸道健康!
 
數分鐘後我們抵達醫院。隊伍準備進行醫療會議,但討論過了一小時後,我發現助產士阿薩米(Asami)與婦產科醫生馬力克(Mariko)不見了。項目統籌通知我,他們正在準備一個剖腹分娩手術,於是我立刻前往手術室。
 
這位病人曾經正常生產,幾年前做過剖腹分娩手術。她正留院接受分娩初期的觀察,過程中發現嬰兒的心跳明顯變慢,她也無法順利分娩,必須進行手術才能產下嬰兒。
 
我們的麻醉科醫生迅速為病人麻醉,並告訴我們可以開始手術。馬力克剖開她的腹部,陳年血塊自她的腹部流出。不!那是子宮破裂!簡單檢查發現,部分胎盤已經自子宮中間的裂開洞口穿出。洞口越裂越大,胎盤不斷流出。馬力克找出嬰兒的頭,我再接手推出一個非常虛弱的嬰兒,並交給兒科醫生。
 
我們檢查損傷範圍─子宮的手術舊傷口已裂開,鄰近組織因為滲血而腫脹,但幸好失血不算嚴重。馬力克開始縫合,我們把嬰兒交出去急救後,開始不安的數著時間,等著嬰兒恢復意識─1分鐘、2分鐘、3分鐘、4分鐘、5分鐘。突然,嬰兒開始抖動,伴隨小聲嗚咽,手術室裡的大家都鬆一口氣,並立刻把嬰兒送到新生兒深切治療病房觀察。
 
已經沒有剩下的時間了─我們縫合子宮,清理殘存的血液。再次懷有孩子,對她來說非常危險,若她下次懷孕,子宮一定會裂開。幸好她與她的丈夫都同意輸卵管結紮,於是我們繼續結紮她的輸卵管。接下來的手術很順利,我們將她送去接受深切觀察。
 
她們很幸運─如果她當時不在醫院,很可能嬰兒與母親都會承受極大痛苦甚至死去。手術後翌日,母親就已從加護病床移至一般產後病房,不久後,一個健康喊叫著的嬰兒也來陪伴她。
 
多好的一份歡迎禮物!
 

回應 (1)

  • anon

    你們無私的付出是我一路支持你們這機構的原因。加油!很感動。在遠方為你們的安全禱告!

    8 月 04, 2015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