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a,來自美國紐約的護士,是我搬房前的舊屋友,臉上常常掛著笑容。
無盡正能量,都總有失落時,我們是大家的支持者,我很興幸在這認識了她,如果每個人在每個團體內都有一個buddy,她便是我在這個救援行動內的buddy。所以她也是我人物誌的第一位。
 
以下的內容為我本人的翻譯,如有不準,請見諒。
 
A – Angel
M – Marina
 
A:我知這是你的第一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行動,是甚麼帶了你到此呢?
M:前些年我與其他團體在海地當義工時,我的同事都對無國界醫生的工作有很高的評價。當我回到美國後便決定報名參加無國界醫生,一年後我便來了塞拉利昂這裡。
 
A:你可以簡單介召一下你在這裡的角色嗎?
M:我在這個救援行動的角色是總覽嬰兒病房、深切治療部及急症室內的護理,包括這3個病房的日常運作、護士培訓及對他們的護理技巧進行評估。
 
A:你認為在塞拉利昂這裡的護理程度怎樣?他們需要甚麼?
M:這裡的護理程度與已發展國家的很不同,這裡沒有足夠的科技,有時有些事就好像我們20年前那樣去處理。這裡的護士其實都有能力去學習新的科技,如IV Medication Pump或Ventilators等,但這刻在此卻沒有這等科技。這些都大大地限制了我們能夠提供的護理服務。
 
A:在這裡工作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M:最大的挑戰是看著那些如果在我們的國家是能夠救活下去又或是根本不會有這些病的小孩子死去。很多家長都是在土炮方法失敗後才把小孩帶來,很多小孩子到此應診時已是太遲了,要面對著每天眼看著他們到達醫院時已快不行了的事實也是很大的挑戰。
 
A:你會對其他有興趣參加無國界醫生,但卻在猶疑的護士說些甚麼話?
M:加入無國界醫生是個很大的決定,應該要仔細想清楚加入我們的原動力是甚麼,及要對做到最好許下承諾。如果你在考慮中,而你又在生命線裡能給予這承諾的那一刻,那便該去做!
 
A:你有甚麼話對我的香港讀者說嗎?
M:我是來自紐約的,在此常常見到本地人穿著「I Love NY」 的二手衣服。今天我們卻看見了「I Love HK」 的衣服!無論你從那裡來,去到那裡都總有小事情讓你聯繫著你的家 :)
 
希望你們喜歡這個小專訪,也希望Marina 能繼續常掛著笑臉,把更多愛心傳到更多人身上。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