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南蘇丹多羅已經三個月,工作負荷量遠遠超出想像,但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在這樣繁忙的工作中我收穫到了非常珍貴的前線友情,那種缺失的一角被補上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
 
池曉楓Rachel:
 
Rachel是來自香港的藥劑師,我們第一次匆匆見面是在MSF香港辦公室,當時她和她的前任,來自馬來西亞的Alvin在做交接,而我在做任務簡報。第二次見面是在多羅機場,這時我剛剛走馬上任,擔負著到機場迎接新隊員的任務,而Rachel是我迎接的第一位隊員。
 
在人際交往中,我屬於慢熱被動型,是Rachel,一次次不厭其煩地拉我參加團隊的各種活動。有段時間,我工作壓力很大,隊友到鄰國參加培訓,我身負數任天天泡在辦公室不出來,是Rachel,在周末的下午强行把我從辦公室拉出來到院子裡,讓我躺在長椅上閉上眼睛休息,閉上眼睛僅僅幾分鐘我就陷入沉睡,是Rachel,坐在旁邊守著我不讓別人打擾我,直到我自然醒過來。還是Rachel,在我壓力大的時候要取消和朋友已經約好的休假旅行,準備找個地方陪我好好休息。是Rachel,在我有困惑的時候,直言不諱地批評我,我很喜歡聽Rachel「訓」我,每次她訓我,都是在真心真意地從我的角度出發,每次她訓我,我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在我眼裡,Rachel是典型的MSF成員,率性、直接、敢言,現在到哪裡能找到如此棒的諍友呢。
 
梁瀚臻Eric:
 
知道Eric是在出發前,我在MSF網站上搜索有關多羅的信息時看到了他的博客,而我抵達多羅在機場見到第一位團隊成員也是他,我搭飛機來到任務點,而他正要搭乘我來時的飛機去休假調整。
 
Eric同樣來自香港,負責醫院的後勤,那是非常重要的崗位,他負責的部門是當地員工最多的部門。Eric很安靜不愛社交,工作異常勤奮努力,每次看他回基地都是髒兮兮一身泥一身土滿頭滿臉的汗。在電閃雷鳴的雨夜在無線電裡聽到醫院緊急報告停電,他總是毫無怨言地一趟趟跑過去查看。不管是當地員工還是國際志願者,大家都很喜歡他。
 
鐵三角
 
非常難得的是在一個項目裡同時有Rachel, Eric和我,而且都是第一次任務,三個人很快就混熟,成了「鐵三角」,每天早晨一起到機場跑步看日出,然後奔赴各自崗位工作,一天勞累結束後帶著滿身塵土和汗水談笑風生地晚餐,一起爬水塔看多羅美麗的夕陽,一起認真地分享那看似不可能的夢想,一起呆在辦公室裡一邊敲電腦工作到深夜一邊喂蚊子,一起互相批評互相開玩笑,一起在周末去難民營和孩子們玩耍,一起在工作間隙給團隊成員包餃子做中國菜改善伙食,這些快樂的點點滴滴讓工作帶來的巨大壓力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我們也很奇怪,三個人的個性如此不同,一個外向一個內斂還有一個很二,工作內容也如此不同,一個藥劑師一個後勤一個財務,就這樣一個神奇的組合却如此默契。開心的日子總是很短暫,Eric很快就完成任務到歐洲參加培訓。
 
生日禮物
 
就在這時我的三十一歲生日到來,Rachel和身在歐洲的Eric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生日當天早晨,Rachel來到我的辦公室,笑眯眯地放在我面前一張A4紙打印出來的黑白色生日卡,那是他們給我準備的生日禮物。在多羅,一切都是簡單的,就這樣一張黑白的生日卡,卻瞬間引爆了我的尖叫,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禮物,沒有之一!這張生日卡上,是我們「鐵三角」在南蘇丹多羅的快樂回憶,那一個個美好的瞬間,是我們在無國界醫生無悔的青春!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