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友們大婚,回港過了一個星期假,轉眼間又回到了這個叢林。
 
放假前那些日子,項目正面對對未來5年的策略制定計劃重組,醫院重建及番新的工程計劃面對著一定的改變,重重的未知數及已知數,當初對項目、對自己的工作的期盼,也無可奈何地會有所轉變,肚裡的正能量壓得低低的。這個時候放一下假也正好可好好地想想。
 
在香港這個星期,所有生活上的所需都好像方便得太多;3G 的電話網絡變得很快、叉燒飯牛腩麵壽司肉丸粥大閘蟹蒸豆腐由很好吃變得超級極度好吃、熱水澡變得太奢侈、回到家中在床上看到小熊bear bear感到很幸福、能看電視新聞感到每一刻也與世界聯系著、朋友們變得都很近…
 
不是對非洲的生活有所投訴,我們在這裡有水有電有限速網絡,已是比很多救緩行動的生活環境好,及一定比當地人的生活條件好太多;只是這次回到家,那「回到家真好」的感覺,比以往工幹或外出後回到家的感覺要好太多了。
 
不過,這還是我的選擇,我又回到了這叢林。
 
離開香港那天,有無國界醫生的師兄,也是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的師兄Luke給我傳來短訊問好,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回到非洲後的頭些天心情會很低落,畢竟生活環境是天與地之分,香港太好了。
 
30多小時的旅程,到首都弗里敦時已不知何時何地,亦沒有了初次來時的那期待,深夜踏進一個人都沒有的guesthouse,心情已開始低落。還好,這次guesthouse 的燈不止一盞能亮起。
 
離開香港時還好地地的,一天多的旅途過後,臨睡前用電話上網看新聞,全是菲律賓的災後消息。看著看著,心中更難受,多希望自己能出一分力,參與其中的救緩。翌日看到無國界醫生已開始派出救緩隊伍,自己則在這還要等一天才能回到我的項目城市博城,不禁心想我是在對的地方嗎?
 
回到博城,推一推正能量,重新告訴自己回到此的目的,又是新的出發。
 
可能在這並非緊急救緩行動,但我們每天也在救助這裡太多太多的婦女兒童;可能我不是醫護人員,不是在直接拯救性命,但我所建的設施應該比當地大部分的建築物更安全,也算間接在保護生命吧;可能我現在建的項目基於計劃重組,將來未必會再長期使用,但至少能使這社區受惠過,那怕日子可能沒有我當初預期的長;可能我在此與否也不會改變世界,但我相信至少我的小隊員每個人的建築技巧也多少在這幾個月提升了,即使他日他們不再與無國界醫生工作,他們更進步的知識技術,希望也能間接再受惠於社區吧。
 
雖然不能身處災區出力,但在遠處的這裡送上無限祝福,但願在災區的救緩人員都能平平安安,你們都是我們的英雄。:)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