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航機在寒冷的秋夜降落到頓涅茨克(Donetsk)國際機場。從伊斯坦布爾上機到來的人當中,我顯得很奇怪,他們說的語言對我而言十分陌生,後來證明了語言不通為我的工作造成了一些阻礙。頓涅茨克被稱為「玫瑰之都」,是烏克蘭的工業城市,於1869年由威爾士商創立。城市位於頓涅茨克州中央,卡利米鳥斯河,也是專業球會頓涅茨克礦工(Shakthtar Donetsk)的主場。
 
曾經到過非洲和中東參與人道救援工作,這裡的項目對於世人而言應該是聞所未聞。
 
烏克蘭是全球其中一個有著沉重的耐多藥結核病負擔的國家,有不少不能滿足的醫療需要。監獄等擠迫地方都有較高感染結核病的風險。這個被遺忘的社群能夠獲得的二線治療十分有限。病人要服用大量藥丸,並要承受當中的副作用,往往使他們不依從治療。再加上高昂的費用,使結核病成為其中一項最棘手公共衛生危機。
 
深冬絕對是艱難的時刻。溫度下降至零下25度,我一直想著家中赤道的溫暖。不過,項目的運作很順暢。我們有時會於周末一同下廚,我只懂得煮一點點,但幸好同房的廚藝一流。
 
烏克蘭危機令頓涅茨克陷入不明朗之中。然而,隊伍每日仍前往監獄機關工作。在初春的早上,前往這些設施的道路是很漂亮的,穿過古樸的城鎮和河流,還有連綿的農田風光。
 
當危機發生後,隊伍部分成員被調往鄰近地區,繼續進行協調工作。另一方面,無國界醫生應對這場危機,向受影響地區的地區醫院捐贈醫療物資,並為受影響的社群開展精神健康護理項目。
 
這場危機使結核病治療項目付上代價。前往診所變得危險,使病人有中斷治療的風險,但隊伍仍然盡加保持項目的運作。我在盛夏完成了救援任務。我在喧鬧中成功與同事和朋友一一道別。
 
我的任務就如烏克蘭的天氣一樣多變,但協助這個社區對抗結核病,以及倡議具質素治療和措施應對這個公共衛生危機的信念,一直也沒有改變。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