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分流站的案頭上,放有一本分流記錄册,記載了所有求診者的資料,包括姓名、性別和年齡等等,當中最重要化驗結果的一欄會先留空,待結果公佈後,才會把它填上。
 
記得有一天,外展同事為我帶來了六個病人,分別是一個成人和五個小孩,最小的只有四歲,坐在姐姐的大腿上,口中還含着糖果,還未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家庭,因家裡有人懷疑感染伊波拉病毒而死,而他們跟死者同住,更於喪禮時曾接觸過遺體,所以受感染的機會非常高。我逐一把他們的資料記下來,當去到化驗報告一欄時,頓了一下,心中只希望,他們一家六口可以避過此劫,特別是那幾個小孩。
 
翌日,回到分流站,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查看化驗報告。不幸地,在化驗報告一欄中已被整齊地填上了六個正號。這表示,他們全家都確診受到伊波拉病毒的感染,需要立刻接受隔離治療,我也只好在分流站內祝福他們早日康復。除了他們這一家,當日我也處理過十多個求診者,當中大部份都是確診者。我會樂觀的跟自己說,治療中心內多一個確診者,即社區少一個病人,對整個防疫工作都是一個成功。
 
這些在記錄冊上的正號,一個都嫌多。這亦告戒着我,只要每天仍有新感染個案出現,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尚未結束。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1)

  • anon

    Pong 的態度很正面,加油!

    4 月 01, 2015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