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前收到第二次任務通知,地點是南蘇丹尼羅河邊一個小城市邁盧特(Mellut);職位是基地後勤。這是一個小規模的緊急項目,主要工作是在難民營開設診所,提供初级醫療護理(Primary Health Care)。 項目上許多後勤設備都不符合無國界醫生的標準,日常管理亦亂七八糟。電力方面,没有配電箱、漏電保護斷電器和接地;水利衛生方面, 没有污水處理系統和廢品處理系統;發動機和汽車方面,没有定期保養和零件存貨。這些問題讓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總覺得隨時會出現大問題,就像手握多個計時炸彈一樣。
 
自13年12月南蘇丹爆發內戰後,局勢漸趨穩定,部分難民已返回家鄉。如果情況持續好轉,項目可能會在短期內結束,但也可能因為再次爆發戰爭而需要擴大。在進退兩難的情況下,救援行動中心的策略是逐漸減少國際員工和資源投放。現階段後勤部門只有基地後勤,診所後勤和首都的後勤統籌經理。可知道一個完整的後勤團隊應該還有水利衛生專家,機械技工和供應鏈專員,以及首都一班技術人員。在人手短缺情況下,我們只能勉強維持項目運作,但在改善後勤設備方面卻力不從心。
 
供應
任務開始時,後勤統籌經理給我的首要工作是盤點(Inventory)。當時我對此感到費解,因為項目上有許多緊急事情,為什麼要先做非緊急及費時的工作?盤點開始不久,我就明白此安排是正確的。我們發現一些發動機及汽車零件和衛生紙都出現缺貨情況,而這些都是本地市場買不到的,要通過統籌辦公室採購。汽車零件屬於國際採購,需時三個月;衛生紙屬於首都採購,需時一個月。等待期間,汽車刹車系統過度磨損,發動機濾清器堵,衛生紙缺貨亦成為一時佳話。這些經歷讓我深深體會到之前培訓導師們說過的話:「我每次到任務做的第一件事都是盤點」、「庫存管理是保持穏定供應根基」……
 
另一項重要的工作是尋找本地供應商,目的是降低成本和縮短供應鏈周期。第一個目標是柴油,因為其運費比重是所有物資中最高的。簡單計算,南蘇丹的空運費用大概是每公斤2美金,而一桶200升的柴油重160公斤左右,估計每公升柴油的運輸成本為港幣13元(當時香港柴油價格約11元)。當時我認為在本地採購柴油是一個明智的策略,因為運費高昂再加上邁盧特是一個石油產地,應該有不少柴油供應商。經過一系列採購程序,我們訂購了六桶柴油,預期一個星期後到。可惜事與願違,供應商不斷延遲送貨,今天是貨車故障;明天是貨車陷進泥裡;後天是車被警察截停......每次都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Tomorrow(明天)」。採購建築材料同樣棘手,供應商經常更改價錢,延遲送貨,質和量也不能保證。隊裡一位經驗豐富的建築師因為供應商延遲送貨而没法按時完成項目,必需延長任務,他感嘆的說:「這是他經歷過最艱難的項目」。跟供應商多番「打交道」後,我和助理都感到十分沮喪,因為我們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尋找本地供應商,但卻拖慢了項目進情。最後我們只好繼續通過首都採購柴油和部分建築材料,不再寄望供應商無了期的「Tomorrow」。
 
行動
有時候,基地後勤的角色就像旅行社的普通職員,負責安排旅程的一切——交通、住宿、導遊和飲食等。任務的第一個星期六,救援行動中心要求我們到項目點以南三百多公里一個名阿哥卡(Akoka)的地方進行需求評估。出發前處理了一大堆瑣碎的事情,如向統籌辦公室、當地員工、聯合國、政府和非政府機構諮詢了有關消息;準備手機、無線電和衛星電話等通訊器材以確保參與行動的工作人員能與基地保持聯繫;安排汽車、司機、後備零件和拖車工具,為最壞的天氣和路況作打算。無論準備多充足,行動也有可能在出發前一刻因為衝突和天氣等不確定因素而取消,必須由項目總管作最終安全批准才能正式開始。 
 
另一個有趣的行動是「親吻行動」(Kiss Contact Movement)。員工偶爾需要來往尼羅河另一邊的項目點馬拉卡爾(Malakal)。問題是兩個項目點相隔甚遠,回程時間不足。我們的解決方案是兩邊各自派出一艘快艇到兩個項目點之間的一小城市會合並轉船。 
 
這些行動聽起來非常刺激,但對基地後勤來說卻是一件挺繁複的任務。為了方便安排行動,每個項目都會制定一份守則,清楚說明所有行動需遵守的規條。舉例說,往返機場的規條包括:需要一個會英語的當地員工同行、該員工需攜帶通訊設備、該員工需在出發、中途和到逹目的地時需向基地匯報等等。每次行動前,基地後勤只須按照守則內容作對應安排,就能確保行動逹到一定安全標準。
 
車隊管理
無國界醫生大部分的救援行動都需要車輛配合,所以車隊管理是行動關鍵。但這項工作在南蘇丹這個教育水平低的國家變得異常艱難。當地司機大多英語不通、積極性低,經常發生遲到早退、擅離職守和不向基地匯報等事情。有一次在基地看到一位應該在診所待命的司機,我問他為什麼不在診所,他理直氣壯地回答:「我在喝荼,因為早上没喝。」當時我感到相當無奈,按正常方式處理應該發警告信,如果超過三次就可以解僱該員工。問題是嚴格執行的話,不到三天所有司機都會被辭退,項目會因此癱瘓,所以我們一般都以扣薪水作為懲罰。長期來說,解決這種人事問題的方法只能通過持續培訓和檢討慢慢提高他們的水平和能力。
 
後記
這是我在無國界醫生的第二個任務,雖然項目背景都十分相似,感覺卻截然不同。第一個任務是常規項目,所有設備都與教材一樣,資源和人手亦相當充裕,感覺就像在一家一流的大學上學;第二個任務是小規模的緊急救援項目,許多設備都不符合標準,資源和人手亦相當有限,感覺就像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發現許多書本上的知識在現實上都因為各種因素而没法用上。擔任基地後勤讓我對無國界醫生的後勤系統和整個人道救援工作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但工作範圍主要是在基地,工作內容跟病人没有太大直接關係,所以滿足感大不如前,雖然我也明白這些基地後勤工作也是前線醫療工作的基石之一。希望下次能回到最前線,享受前線工作和生活帶來的快樂和滿足感。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