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到底由誰掌控? 
是種種巧合,還是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個彷彿如常的下午,在這裡的急症室,我為一名貪玩的男童,忙著從他的耳朵拿出他放進去的小石頭。此時,有幾個人跑進來,其中一位抱著一名女孩。急症室的護士們,慢條斯理的向他們問診。原來,女孩為了摘芒果,失手從芒果樹上掉下來。她的親友不斷的指著女孩的右手,說那裡骨折了。故大家都聚精會神的替女孩檢查著她的右手。我在一旁聽著,眼睛從男童移到女孩身上。此刻,我立即意識到女孩的情況並非只是骨折那麼簡單,因為她的意識水平很低,有可能屬休克的狀態。我即時放下手上的工具,從男童處跑去為女孩檢查。
 
她名叫Awek。身上並無任何表面傷口,唯獨右前臂有骨折的現象,然而,這並不足以解釋她的休克狀態。 她的脈搏,也真的弱得把不上。着護士為她量血壓,驚覺她的血壓低得不能錄到。我為她作詳細檢查,發現她有貧血跡象,而她的腹部也微微的脹起。她的情況,很可能是嚴重內出血。一般而言,出血的位置可以是胸腔、腹腔或盤腔。以她的臨床情況,我估計最有可能出問題的是腹腔的器官。故此,我們立刻為她安排緊急手術,及着她的家人安排捐血,以便可以為Awek輸血(我們醫院的存血量極少,因為本地人缺乏捐血救人的觀念)。
 
手術的首要目的,就是找出出血的地方,然後為其止血。手術開始。剖開腹腔,見到的是滿滿的鮮血。不消一會,我找到了出血的源頭:脾臟!脾臟,位於左上腹,一般而言,乃被肋骨包裹著保護的,但常於高能量創傷( 如交通意外、高處墜下 )中受損。由於其血液流量極高,故一旦受損,出血情況往往可以瞬間致命。
 
很不幸,她的脾臟已屬最嚴重的受損程度,即整個脾臟接近粉碎,主要血管亦已經撕裂。她腹腔的失血,已經有兩公升之多,以她的體型而言,也即流失了身體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血液,情況實在極為危險。在確認她沒有其他器官受損後,我便立刻為她進行脾臟切除手術。
 
手術進行期間,手術室突然停電了,原來我們的發電機出了問題。幸而,同類的情況我早已遇過,故此在手術間我頭上總會掛上一盞頭燈,是人們用於遠足的那一款,雖然亮度跟正式手術燈差距甚遠,繫在頭上動手術也甚為辛苦,但每當遇到如此突發的事情(也真的並不甚罕見!),它就成為了我的救星。
 
手術大概進行了二十分鐘,我已成功把脾臟摘除,及完成了止血的任務,她的血壓也回升了。滿以為可以鬆一口氣,卻又收到了一個不幸的壞消息:Awek的血型竟然屬於O負!天呀!
 
O負型的血液被譽為救急時的至寶,因為它屬於Universal Donor,即可以輸送給任何血型的病人。故在最危急之時,如未及為病人作血型配對,O負型的血液便成為了救人的關鍵。但十分諷刺地,屬O負血型的人,當自己需要接受輸血時,只能接受O負型的血液。可惜,O負血型屬於甚為少見的一種,平均一百人中只有大概一至五人屬此血型。
 
我們著急的吩咐Awek的家人到來驗血,好讓增加找到合適血型的機會。然而,手術室外傳來的一個又一個消息,都是令人失望的。她父親的、叔伯的,統統都不合適。我即時問:「她的媽媽呢?」收到的回覆又是多麼令人沮喪:「她在家中,因家中有一名剛出生一個月大的嬰兒,需要餵哺母乳。」啊!是否為了餵哺那個嬰孩,就可放棄另一名女兒Awek的生命呢?!
 
我趕快的把手術完成,跑出去跟Awek的家人見面。原來他們完全未能意識到Awek的情況有多危險!跟大家解釋過後,他們便立即安排她的母親到來。然而,他們的家離我們的醫院很遠,即使乘車,一來一回也需要六至七個小時!
 
幸好,Awek的情況於手術後已暫時穩定下來。然而,此時她的血色素只有不足三度!(一般跟她同年的小童,正常血色素為大概十一至十三度左右。低至兩、三度的,基本上都不足以維持身體不同器官的供氧需要,是絕對有即時的生命危險的!)輸血,乃下一步能拯救她的關鍵。
 
好不容易的等到凌晨時分,她的媽媽到達了。我們刻不容緩的為她抽血檢驗,是O負型的!意味著即將可以為Awek輸血了!大家都滿心歡喜的等待著。然而,「不幸」並未離我們而去。基於輸血可能引致的傳染風險,我們會為每包血液檢驗數項常見而嚴重的傳染病。而Awek的媽媽,被檢驗出屬於乙型肝炎帶菌者。
 
我的天呀!為什麼又出了這個難題給我們呀?!
 
這一包血液,如果輸給了Awek,她便無可避免的成為乙型肝炎帶菌者。如果她的情況屬不穩定的,當然,為了救命,輸血絕對凌駕於往後的感染。可是她此刻的各種維生指數都屬於穩定的。那究竟該輸給她,還是不呢?
 
我在想,如果Awek之前已經從媽媽身上感染過乙型肝炎並屬帶菌者,那便不必擔心傳染風險。故即時著人為Awek檢驗。然而,也可幸的,她並未有感染乙型肝炎。
 
那到底該如何是好呢?
 
我不斷的思索,也做了些資料搜集,可選擇的方案大概只有:
 
  1. 為了解決貧血的危機,即使會感染病毒,也照樣為她輸血。
  2. 為她安排輸O正型血液,雖然會引致抗體的產生,但發生即時的嚴重不良反應機會也不是太高。可是,在她長大後懷孕時卻需要特別的抗體藥物治療,否則胎兒很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3. 由於情況穩定,暫時不考慮輸血。
 
確實,每一個選擇都有其利弊。
 
對於南蘇丹的女性來說,生兒育女乃其人生中至為重要的事情,她們一般都有十個八個孩子的。要Awek往後的日子承受那麼大的懷孕風險,我實在是十萬個不願意。
 
而令她因此而感染乙型肝炎病毒,及其可引發的肝硬化、肝癌等病痛,我更於心不忍。
 
所以,我作出了一個冒險的決定,就是繼續緊密觀察, 除非情況突然變差,否則暫不考慮輸血。
 
好不容易的,一個又一個小時過去,熬過了一夜,天亮了。她的情況仍然穩定,更慢慢的恢復知覺,向我說着想喝水呢!此刻我相信,憑她那頑強的生命力,即使在沒有輸血的情況下,她仍然能康復起來的!
 
然後,在醫院的員工早會上,我向大家作出了呼籲,假若那麼幸運,我們當中有人屬於O負血型的,請伸出援手,捐血救人。可是,當時的大概四十人當中,沒有一位屬O負的。
到了近中午的時候,傳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一位於門診下午值班的同事竟屬於O負血型!他更已經為Awek捐血了!啊!我真的有點難以置信,十分懷疑這次幸運之神是否真的來了。隨即我跑去見他。他的名字叫Jacob。這一刻,心中有種難以形容的激動,眼眶也不禁的濕潤了。忍不住的跟他擁抱起來,一直的說着:Yin Ca Leec! (即當地語言「謝謝你」)他了解過後也請我帶他去見一見那位女孩。這點我當然義不容辭。跟Awek的家人介紹過後,大家都不斷的說着:Yin Ca Leec! Yin Ca Leec! 一個令人十分感動的畫面!
 
輸過血後,Awek明顯的較之前精神了,翌日更可以坐起來,甚至在病房慢慢步行。
 
唯一令人擔心的是,她一直都在發燒。替她檢查過,確定並未有出現手術併發症。於是我替她進行瘧疾檢驗(由於瘧疾感染在這地區屬極為常見的),並真的證實她同時感染過瘧疾。故我們即時為她處方治療瘧疾的藥物。不久,她退燒了,人也真的精神得多了,還開始走到病房外散步呢!
 
大概一星期後,Awek完全的康復了。我們的團隊,見證着她那極度頑強的生命力,也無一不為她所感動!曾經,大家都替她作過最壞打算。今天, 她終於可以出院了! 
 
在送別Awek的時候,她的爸爸媽媽不停的向我說著  Yin Ca Leec! 還打趣道,假如好幾年後Awek要出嫁時,我仍然身處南蘇丹,她們定會邀請我出席她的婚禮,還說要送我一頭牛呢!(牛隻乃當地人的最寶貴財產!通常於女兒出嫁時父母便會收到牛隻作嫁妝。)
 
其實,能夠把她從死神手中救回來,看著她的康復,經已是最好的禮物了!
 
以為幸運早已離去麼,卻原來幸運之神一直都在!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16)

  • anon

    看了你的分享,體會到生命的頑強和珍貴, 自己生活在物資充裕的地方, 卻會容易因小事而不開心,不滿足,真應要好好反省。 衷心多謝你們無私的奉獻!努力加油!

    4 月 30, 2015
  • anon

    thank you for saving her and writing this down, this story showed how a miracle is and how amazing life is,thank you for your work and your being! May God guide you and the patients in your hand!

    4 月 30, 2015
  • anon

    很感人!謝謝醫療人員一直的努力!!

    五月 01, 2015
  • anon

    好棒的團隊,有限的醫療資源,無國界的醫療,我曾是一個平凡的台灣急診專師,期許自己未來能有機會為無國界醫療團隊獻上一己之力!

    五月 01, 2015
  • anon

    你們真棒真偉大!有你們這樣的醫師存在著,病人有福了...=) 目前我只是一位小小醫檢師,對中醫有著濃厚的興趣,為了拼學士後中醫在努力著,若有幸考取學士後中醫,請問你們團隊可收中醫師嗎?我真的很希望能像你們一樣前往物資缺乏,醫療落後的地方為病患服務...

    五月 02, 2015
  • anon

    你們真的很厲害,救人的行為令我深受感動。其實我從小學已有加入無國界醫生的夢想,今年已經中五,可是我成績一般,進大學的機會不大,我知道自己將來應該難以成為專業人士,到訪有需要地方幫助有需要人士。因此我希望可以獻上我的支持給予無國界醫生團隊,你們有能力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你們的福氣,記住遇到困難時不要放棄,你們絕對有能力處理的。我會在將來定期捐款給MSF,作為實現我夢想的另一途徑!加油!

    五月 02, 2015
  • anon

    不單單是幸運罷了…… 是充滿生命力的小女孩,遇上來自遠方的仁醫,成就了生命的奇妙相遇;-) 太為你感動…加油喔!!

    五月 02, 2015
  • anon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it does encourage us to live for hopes & be appreciates whatever our current circumstances are. Add-oil & pray that God will continues protect & guide you & your team members.

    五月 02, 2015
  • anon

    Well done, keep up with the good job! God bless! Connie

    五月 04, 2015
  • anon

    多謝你為世界做著有意義的事!

    五月 06, 2015
  • anon

    在那資料缺乏的情況下,真的是不容易呀。 謝謝你們工作和你們的分享,讓在香港,在繁華城市裡住的人,看見自己的幸福。也更應看支持你們。加油!

    五月 21, 2015
  • anon

    我是個小小的香港護士,一直都很希望去無國界醫生,為戰亂有需要的人提供救急扶危的服務,可惜要求護士要能操法語,現只能在遠方為你們身在前線的各志願者加油!

    五月 26, 2015
  • anon

    Thank you Dr Akin Chan for your healing hand toward the poor girl. I'm touched by your spirit in helping the poor. -Fong Yeah

    7 月 20, 2015
  • anon

    谢谢您的文章,向所有无私奉献的无国界医生致敬

    五月 26, 2017
  • anon

    深深感受到你們医生的至高無尚情操,在戰亂及貪乏的環境下,發揮人類的互助互愛,無施奉献! 祝幸運之神永遠眷顧! 加油……!

    五月 27, 2017
  • anon

    你們好!!要當醫生已是不容易,而且還要當無國界醫生實在令人欽佩. 多謝你們的分享! 本人是O負血型,真的明白O負血的擔憂。 謝謝你的分享

    3 月 26, 2018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